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9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Prince Of Vampire】03

  騎士團的後備軍徵選日很快就到了。這天的天氣並沒有很熱,是個適合辦活動的好日子。

  徵選的場地是原本市集擺設的地方,為了這一天國王特別公告讓市集休息一天。市集撤開之後,這裡是一個非常寬的廣場,一次要容下一、兩百人都不成問題。王宮侍衛從宮內的武器室搬來了好幾套兵器,有常見的刀、劍、長槍等,也有一些喊不太出名字的武器,全部攤在地上、擺在架子上供參加者選用。

  由於不需要事前報名,只要當天有來都可以上場,所以吸引了不少人來參加,不過有至少三分之一的人是抱著看戲的心情來的。參加徵選的人是各式各樣的,有滿身是肌肉的壯漢、自備刀劍的劍客、身材瘦弱的男子,裡面甚至也有幾位女孩子。不過再怎麼樣奇怪,都沒有像少年這樣,年紀輕輕就來的人。

  一早告別了老先生,少年只在衣服外頭套上了那件破舊的斗蓬、拉上帽子。雖然老先生拿了一件新的斗蓬要給他,說早上比較涼,套這個會比較好,他還是執意穿著這件。

  「畢竟這是從故鄉帶來的。」少年只說了這句話。

  離公告上的時間似乎還早,少年隨意找了個比較空的角落坐下來,觀察聚集在這裡的人。每個人似乎都抱著必死的決心,一定要成為後備軍的人選,氣氛也顯得相當詭異,似乎每個人都在互瞪。成為後備軍意味著有機會加入騎士團,即使只是文書方面的工作而不是上戰場光榮戰死,領到的薪俸也是相當的可觀。

  跟這些人比起來,只是為了隱藏身分而參加的少年似乎很輕鬆。

  少年倚著牆壁,從口袋裡拿出老先生送他的頸環。其實他一眼就看出來這是族中的女性做的,因為上面那顆紅色墜飾是他們那個地方特有的,頸環的編織手法世界上也沒有第二個人學得來。

  這個頸環的確是有某些作用,不過並不像老先生說的是祈福,而是有『力量』。少年這一族不是人類,所以也有些一般人類沒有的能力。族中的女性透過編織和製作時吟唱歌謠,可以將力量注入飾品中。而墜飾的不同有不同的力,少年身上的墜飾是紅色,就是『火』之力。

  而使出來的『力量』能有多強,就看配戴者怎麼使用它。有些人會直接引出,或是配合咒文使用,越艱深的咒文使出來的力越強,也不容易因為分心而散掉。

  嘆了口氣,少年把頸環戴起來。他們一族如今只剩下他一個,戴上了頸環就好像有族人在保佑,心情頓時靜了不少。

  一個壯漢注意到少年,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接著就走過去。「小朋友,你要來參加這個還太小了,快回家吧,不然等會叔叔一個不小心就會讓你斷手唷。」

  「……」少年從帽沿下瞥了一眼,一句話也沒說。

  一個看起來應該是壯漢的朋友走過來。「你被小朋友瞧不起了耶,哈!」

  被這樣一說,壯漢不由得臉一紅,伸出手想揪住他的衣領好好教訓他時,一把沙子已經灑到他眼晴。「嗚啊!」他大叫一聲倒退幾步,手忙腳亂的撥掉臉上的沙,正好看見少年正在把手拍乾淨。

  「你這…」壯漢的朋友火大的抽出刀,正打算要動手,不遠處就響起洪亮的聲音:「勒思提斯第一王儲、凱薩因殿下駕到!」語畢,一個穿著黑色繡銀背心的青年騎著馬,前頭和後頭各站了四名衛兵,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他嘖了一聲收回刀。王子殿下已經到場,不管有沒有希望選上,表現好一點、機會就多一點。

  凱薩因走到廣場中央,四周的人很自動的讓開、以他為中心圍成一圈。他環視眾人,接著開口:「看到有這麼多人來參加,我感到很高興,也很榮幸。高興是因為在這個地方,還有這麼多人願意為國家奉獻自己的生活,而榮幸,是因為我能夠站在這個地方,和大家一起參與。」

  人群中有人大喊:「既然這樣就不要選啦,大家都加入後備軍吧!」這番話引來眾人哈哈大笑。

  「我也很想這麼做,不過這樣好像就對不起你們的前輩了,這樣的話,我可能會被他們拖到角落去毒打也說不定喔。」凱薩因開玩笑的說出以上的話,又惹的大家笑成一團。「規則沒有任何更動,一樣不能致對手於死地,請小心斟酌自己的力道。當然,無論勝敗都不影響各位的成績,請大家好好發揮自己的實力。」

  這時壯漢從人群中走出來,單膝跪下。「我是塔斯可。凱薩因殿下,我有個小小的請求。」

  「說來聽聽。」

  他朝少年那裡瞥了一眼。「這次的參加者中,有一個年紀還很輕的孩子。往年公告上雖然沒有任何與年齡相關的規定,但也沒有那樣的孩子會來參加。既然他會出現在這裡,就表示他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我想和他單獨打一場,來測試那孩子對自己有多少的信心。」話剛說完,少年就從角落走出來。

  他走到塔斯可的旁邊,拉下了帽子露出臉。凱薩因端詳了一會便笑出聲。「的確是年輕了一些…為什麼會來?」

  「…一定要說?」

  「倒是不用,不過我要問你一個問題。」他笑。「你,可以嗎?」

  少年微微頷首,送了他兩個字。「廢話。」

  一旁的衛士聽到他無禮的回答,對他大聲斥喝:「你這是什麼態度!」

  「沒關係。」凱薩因揮揮手,然後朝向塔斯可。「我就破例讓你們兩個決鬥一次,規則一樣。選個順手的武器吧。」

  塔斯可從身後的刀架上選了一把青銅大刀,少年則沒有去選武器,只是脫下那身斗篷,露出裡面的黑色上衣及長褲。他的袖子是接袖的樣式,左肩的地方有個銀色圖騰,和他的耳飾一樣。

  衛士看他動也不動。「小朋友,你不是要棄權了吧?」少年搖搖頭。「那還不去選武器?至少選個盾吧。」

  少年勾起一抹笑。「沒有必要,因為他碰不到我。」

  塔斯可暴喝一聲,揮著刀衝過去。那把青銅大刀是宮中數一數二重的武器,但握在他手中似乎一點重量都沒有,幾乎是一停腳,刀就跟著揮下來。不過少年的速度更快,在他停腳的同時也往後一踏,刀就撲了個空。

  接下來的幾分鐘,他只是一股腦兒的往少年的方向衝,一點戰略都沒有。原本提出這個要求的目的,只是想讓少年知難而退、乖乖離開,卻沒想到自己像個小丑被人家耍著玩。

  在連續撲了好幾個空之後,塔斯可氣喘吁吁停下來,汗流浹背,少年卻像個沒事人一樣。「可惡,這樣下去沒完沒了…」他擦擦汗,赫然注意到方才少年脫下擺在地上的斗篷就在他旁邊,便想了一個很簡單易懂的辦法。

  他再度持刀往少年的方向衝去,少年也一樣身體一偏閃過,突然間有東西捲住他的腳。「你!」方法很簡單,只是趁著這個瞬間抓起地上的斗蓬甩過去捲住,只是太過於簡單,就連少年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嘿,抓到了吧。」塔斯可用力一拉,少年便重心不穩摔在地上。

  瞬間的痛楚讓他恍神了一下子。當少年回神時,大刀已經逼近他的眼。規定是不能殺人,但沒有說不能弄傷對手。他硬是把頭一偏,刀子擦過了臉頰,留下長長的傷口。這個瞬間他手撐地、腳一抬,把塔斯可踹到另一邊去。

  「噢,這一腳真痛…」他甩甩頭站起來,另一邊少年也一樣。

  他伸手輕輕摸了一下臉頰,似乎是不能相信自己會受傷。塔斯可把刀一甩扛在肩上。「小朋友,不好好擦藥的話,你漂亮的臉會留下疤痕喔。」

  「……」伸手沾了一點血,少年把血抹在頸環的墜飾上。小小的火燄從墜飾中冒出,一點一點聚集在掌心,變成一團越來越大的火球。看著這一幕,塔斯可嚥了嚥口水。

  「我給你一個忠告。」火球在掌心竄動。「永遠,不要挑釁我。」少年把手往地面一拍,火燄如海浪般捲向塔斯可。他連逃都來不及就給包圍住,什麼也看不見。

  所有的人看著這一幕都嚇傻了,只有凱薩因眼睛盯著少年,注意到了火焰衝出的瞬間,那一閃而過的金眸。

  就在眾人都以為塔斯可成了灰燼時,火燄散去,他奇蹟似的只有燒傷一點頭髮。他也以為自己死定了,所以當他發現自己還活著時,以為剛剛的都是幻覺。

  少年擦掉墜飾上的血跡,看著塔斯可。「我還記得不能殺人的規定。」

  塔斯可還想說什麼,只是凱薩因站起身拍拍手。「好了,到此為止。」他示意書記官過來,然後朝向少年。「騎士團需要你這種人才,你可以直接加入後備軍了,報上你的名。」

  少年看著他,黑色的瞳孔深的如同一潭湖水。「達比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