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9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Prince Of Vampire】04

  好不容易結束了後備軍徵選,凱薩因一個個親自點名,並由隨侍在側的書記官記下名字。有些人當天就決定住進後備軍的專用房間,像少年就是如此,有些人則是打算先回家報備,收拾一些東西後隔天再搬進去。

  雖然每次的徵選都辦的非常浩大,實際上被選中的人數只有參加人數的一半不到,有一年甚至只有三分之一。就因為如此,宮內有足夠的空間可以讓每個人獨自一間房,也有自己的浴室。

  因為是後備人員的房間,裡面沒有太多的擺飾,不過基本的生活用品樣樣都不缺。一進門右邊是床,再過去有桌椅、衣櫃和書櫃,床的另一側有小茶几,上面擺著一套純銀茶具;對面是窗戶,可以看到市集所在的廣場。左邊是浴室,佔了房間三分之一的面積。雖說是浴室,不過只是一間浴池,有木盆放在旁邊供人沖洗身體,牆上掛著毛巾和浴袍。

  雖然裡面放的都是大型家具,不過房間整體並不會覺得擁擠,甚至還有一點點寬敞,由此也可見房間有多大了。

  忙了一天,凱薩因一回到宮殿就往自己的房間衝,不過他還記得要維持形象,所以並沒有做出在走廊上奔跑的動作,只是步行速度比平常快了一些。他才剛關上房門、脫下衣服準備要換上輕便服裝時,就有人非常不會挑時間的闖進來。

  「媽啊!」他一把抓起床上的被子把自己包緊,定眼一看才發現是自己偉大的父親。「老頭!你進來都不會敲門的嗎!」他的頭上又出現一個「╬」。

  「哎呀哎呀,這是對父親說話的態度嗎?」勒思提斯王、蘭堤爾笑著捲捲自己的鬍鬚關上房門。「要換衣服就快換,都是男人有什麼好害羞的,反正小時候都看過了沒什麼好看的。」

  凱薩因聽到最後一句話、臉一紅,抓起衣服就衝到浴室裡,砰一聲關上門。

  「哎呀哎呀…呵呵呵呵。」對於逗弄自家兒子感到非常愉快的國王大人,捲了捲鬍鬚看著浴室門狂笑。

  不用兩分鐘的時間,凱薩因很用力的拉開門,紅到不行的臉讓蘭堤爾差點笑岔氣。「老頭子!有話快說!」

  「咳咳…」他假咳幾聲緩和情緒。「我聽今天陪同你到場的衛士說,你讓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加入後備軍?」

  凱薩因把被子扔回床上,順便拉一拉讓它整齊些。「是啊,他的實力很不錯,比很多現任騎士團團員都還要優秀,況且並沒有年齡限制不是嗎?」他知道最後一句才是蘭堤爾的疑問。

  「是沒有沒錯,不過一個未成年的孩子沒有辦法做什麼事的。你想想吧兒子,今天如果你的上司年紀比你小非常多,你會願意聽他的嗎?」

  整理好被子,凱薩因轉頭笑了笑。「父王已經知道他會坐上騎士團團長的位子?」

  蘭堤爾愣了一下。「這話是什麼意思?」

  露出了一個意味不明的笑,他走到窗邊看著外頭。徵選一結束,攤販們馬上帶著自己的東西回去擺攤,想趁著天黑前再多賺一些錢。「我不會隨隨便便就讓一個孩子加入的,父王。沒有人告訴你他的名字?」

  「名字?」

  凱薩因轉回來。「他是達比月啊,那個『達比月』。」

  聽到這個名字,勒思提斯王的思緒瞬間回到過去。那個夏天湍急的河水、如歌謠一般的咒語、絢麗的金色瞳孔…
種種他快遺忘的事情突然間跳脫出來。

  『這個孩子將來會成大器。』他還記得那句話。

  「父王?」凱薩因在他面前招招手。

  蘭堤爾回過神。「你確定真的是他?」

  「是啊,雖然我對他的臉一點印象都沒有,不過可以憑空變出火燄的,也只有他不是嗎?」凱薩因把打鬥的過程簡單的說了一遍。

  蘭堤爾在聽完之後,捲了捲鬍鬚開始思考為什麼會在這裡碰見達比月。看出自家父親的疑惑,凱薩因說出一個他在市集內聽到的傳聞。「我上次換了衣服、蓋著臉到市集去走一趟…」還沒說完就被蘭堤爾彈指打斷。

  「原來你跑去市集玩?難怪侍從會說他找到你時,你走路的速度跟今天有得比。」說完還竊笑幾聲。

  「這不是重點啦!」他瞪過去,臉稍微紅了一些。「在極北的地方不是有個在山裡的村莊嗎?聽說幾個月前那裡起了大火,什麼東西都給燒光了,一樣也沒剩。雖然沒有人說為什麼,不過好像是附近村落的人懼怕那裡的居民,所以才趁夜偷偷放的火。」

  「極北?」蘭堤爾想起那時候也是在那個地方,而且在他的印象中達比月的確不是人類。

  如果那個村子是他的地方,那他會遠離那裡來到偏南的勒思提斯…

  他抬起頭,對上凱薩因的視線。「唔,看來我們父子想的是同樣一件事呢。」凱薩因笑著說。

  「那我可真是一點都不高興啊兒子,看你的眼神似乎在打什麼壞主意?」

  白了自家父親一眼,他轉回去看著窗外。「只是有幾件事想確認而已…」

  蘭堤爾明白,兒子想做的事要是讓他知道,可能自己會吐血而亡。他還記得他小時候很喜歡一位女侍,那天有個伯爵來訪,女侍端茶時不小心絆到腳,茶全灑在地上。雖然沒有潑到那位伯爵,但女侍卻被他罵了足足有十分鐘。結果那天晚上,凱薩因把一條不知道哪裡抓來的蛇丟進那個伯爵的床上,一整晚大家都不得安寧。

  後來會知道是因為在伯爵走之後,吃晚餐時王后不經意提到伯爵,他才不小心漏了口風。不過他一點都沒有悔過的意願,王后一氣之下不准他出房門一步,這才乖乖認錯。

  「反正,你不要太過火了。」知道只要他想做誰也不能阻止,蘭堤爾只是給了他一句這樣的警告。

  聽到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凱薩因知道他父親離開了。他看著底下庭院內的花花草草,整個人趴在窗台上發呆,然後看到一抹人影從角落出現,就開始一直看著人家的一舉一動。

  搬進來之後,一直到吃晚飯以前都是自由時間,達比月整理完東西之後沒事做,就出來庭院內走走。他很喜歡在森林裏面走動,如果沒有人來找他,他可以就這樣待一整天都不出來,雖然王宮庭院稱不上是森林,但裡面植物的種類也非常多,達比月很快就喜歡這裡。

  他小心翼翼的沿著鋪設的石子路走,避免去踩到植物。在走到凱薩因的窗戶正下方時,他感受到來自上方的視線而抬頭,正好和他對上。

  兩人對看了好一陣子,最後凱薩因笑了笑、伸出手比了比自己的左耳,然後就關上窗戶。達比月站在原地楞了幾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他是指我的耳環?

  他皺了皺眉,不懂有什麼意思。「…神經病。」下了這樣的結論,達比月轉身走原路回去。

  雖然不懂凱薩因方才的舉動有何意義,不過提到耳環,他倒是想起了一件往事。「嗯…不知道他現在怎樣了?」

  看著達比月走遠,又想到剛才他的動作,凱薩因噗哧一聲笑出來。「真可愛。」他掏掏口袋,拿出一個耳環。

  耳環的耳飾,和達比月的是一樣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