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57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自創】大野狼與小紅帽

  嘩啦嘩啦的水聲從某人進去之後就沒停過。

  緒方雙手撐在洗手台邊,對著鏡子裡的自己不斷嘆氣,胸前掛著『經理』頭銜的名牌晃啊晃。「所以說我最討厭來這裡了啊…」

  原本今天他只要好好坐自己的辦公桌就好了,沒想到上頭發出近期會無預警巡察的通知,所以他只好乖乖的到店裡巡視一番。

  如果只是一般的巡視那也就罷了。「為什麼偏偏今天那個傢伙…那個…那個…」那個…那個人會剛好值班!

  『那個人』便是他的下屬、這裡的店長、他的戀人,千柳月幽里。最初是他自己喜歡上人家卻不敢告白,最後在一個月前,幽里下班後便殺去他的辦公室門口堵人兼告白,兩人這才在一起。

  不過在一起之後,緒方覺得每天上班都像上戰場。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的情緒很容易可以從臉上讀出來,所以他很怕會在店裡碰到幽里。不知為什麼,只要看到幽里他就臉紅,而且屢試不爽。所以每天緒方都要確認幽里不在才敢走大門,不然就會從後面的小門溜上樓去。

  今天早上進來時幽里不在,接到通知是中午的事,他便打算吃過午飯就下樓去看看。

  太放心了就忘記有早午班這種東西。

  所以當他踏入店內時,一個熟悉到不行的人斜靠著牆壁、用迷死自己的低沉嗓音說了兩個字:「午安。」

  一秒、兩秒、三秒。

  緒方的大腦當機了三秒,恢復運作的瞬間只覺得臉頰發熱。幽里走近他,摸了摸額頭。「臉很紅呢,沒事吧?」

  「我…我…」思緒一片混亂。

  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幽里彎下身子靠近緒方的耳畔。「真讓人想咬一口。」語畢還故意吹一口氣。

  雞皮疙瘩爬滿了身子。「我…我去洗手間!」不管在場是不是有其他人,緒方馬上衝進廁所扭開水龍頭洗臉,讓臉上的紅暈消退一些。

  只是洗完臉之後沒有膽子走出去。

  「天啊,羞死人了…」他懊惱的抓著頭。

  「什麼東西羞死人了啊?」一點開門的聲音都沒有,禍亂根源的嗓音從門口悠悠飄過來,嚇的緒方差點跳起來。

  幽里靠在門邊好笑的欣賞了他的手忙腳亂之後,便快快樂樂的走過去,一把將人拽進懷裡。紅暈又爬回臉上的緒方愣了一下,開始扯著他的手不停掙扎。

  「做什麼動來動去?我又不是壞人。」

  「這裡是廁所啦!會被看到…」

  狡黠的眨了眨眼,幽里把人抱的更緊一些。「啊,原來你希望在這裡做嗎?」

  「沒有!」一秒反駁。

  「真的嗎?」他輕咬緒方的耳骨,令懷中人不自然的抖了一下。「反正這裡隔音很好,掛上打掃中的牌子再鎖上門,就不會有人來打擾了哦。」

  單純的緒方信以為真,掙扎的比剛才更厲害,也大大的提升了他捉弄人的指數。輕而易舉的抓住他掙扎的兩手,幽里抬起他的下顎,給了一個又深又甜密的舌吻。緒方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使不上力氣,只能任由他的舌頭在口中恣意的遊走。

  吻著的同時,幽里的手拉開他的領帶、解開一兩顆襯衫的鈕釦,露出白皙的頸子和鎖骨。「唔唔…」緒方雙手推著眼前這隻大色狼的胸膛,禁止他再往下做任何舉動。

  鬆開唇,幽里看著眼前被自己吻的亂七八糟的戀人,笑得十分開心。

  「笑什麼笑啦!變態!」

  「什麼變態?兩個人相戀,做這檔事是這是天經地義。」

  「要做也不是現在…」話出口才發現糟糕了。

  「啊,所以你的意思是晚上就可以囉?那好,今天晚上我會去你家報到的。」

  完完全全被這隻色狼的步調牽著走。緒方只能用極度怨恨的眼神,望著眼前笑得燦爛到不行的變態戀人。

  為什麼我會喜歡上這種人…不懂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