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9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隱藏的心意】

  半夜一點,閉店時間。

  黎燁拿著抹布,把一張張桌子給擦乾淨,再把散亂的椅子排上去放好。看著他拿抹布跑過來又跑過去,芳里的眉頭不自覺皺起來。「黎燁。」他開口輕喚一聲。

  「喵?」他發出類似貓叫的聲音抬頭。

  「我來吧,你去休息。」

  「讓我幫忙嘛,況且應該要休息的是你吧?」黎燁指著他。「你搖了一整晚的瓶子,人家只有動動嘴巴唱歌而已。」

  這樣說是沒有什麼不對,可是對於有溺愛傾向的芳里來說,看著他這樣忙自己就很心疼。平常假日吃飯時,黎燁想端菜他說不行,怕燙傷手;想要掃地、拖地也說不行,怕撞傷了哪裡;搬東西當然更不可以,怕扭到手還是腳。所以對於開店時他想喝酒的行為,芳里視為自虐行徑當然嚴格禁止。

  只可惜當事人沒有注意到自己是個過度保護者。

  「芳里,我弄完了!」黎燁拎著抹布跑回吧台。

  「辛苦了。」接過抹布,芳里給了他一記輕吻表達感謝,順便把他亂塞在這裡的外套丟過去要他穿上。

  不過黎燁乖乖穿上外套之後趴在桌上,用眼神表達出這樣的感謝還不夠。「…還想做什麼?」芳里把空酒瓶從架上拿下來,丟進一旁的回收箱。

  「喝酒。」他笑。「人家已經唱完歌了,所以你不可以阻止我。」

  他皺眉。「不准喝多。」這個酒鬼。

  「好,三杯!」

  芳里放下手上的工作轉過來。「一杯,不然沒有。」一點妥協的餘地都不給。

  黎燁如果會這樣放棄他就不是黎燁。雖然只跟芳里相處了幾個月,可是他知道芳里很容易心軟。「一杯太少了啦~不然兩杯。」他抓著芳里的手臂哀求。

  「…好,兩杯。」迅速抽回自己的手,芳里反常的答應。不過在小貓歡呼過後,他所接的下一句話讓人差點吐血而亡。「你一杯我一杯、兩杯。」

  黎燁無語了。「………芳里耍心機。」無視他的抗議,另一個人好整以暇的拿出還沒開過的金色蘭姆、檸檬汁和汽水,再把剛洗好的量杯從架上拿下來。

  黎燁安安靜靜的趴在吧台上,注視著芳里拿量杯量刻度、再倒進杯子攪拌的專注神情,不禁笑了起來。熟練的調好兩杯酒、放上吧台的芳里抬起一邊眉毛。「笑什麼?」

  黎燁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沒頭沒腦的丟出一個問題:「吶芳里,你為什麼會喜歡人家?」

  正要拿起杯子喝酒的芳里停頓了一下,用充滿疑惑的眼神望向他,不過發問者只是笑。

  為什麼呢?這種問題他從來沒想過。從他第一天見到那個唱歌的黎燁之後,一直到心中產生想要占有他的想法,他才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喜歡他。所以到底是為什麼呢?他真的不知道。

  一般而言,如果其中一人問另一半這個問題、而對方遲遲答不出來,多半就會遭到出局的命運,不過黎燁小貓並不是真的想要聽到一個答案。

  他又喝了一口酒,然後玩起桌上的水珠。「吶芳里我跟你說,我啊~最喜歡看你工作時候的樣子了,雖然大家都覺得芳里很冷漠,可是芳里現在有我,所以就不會覺得寂寞了喔。」看似告白的內容讓芳里睜大了眼睛。

  他當然知道黎燁在說什麼。芳里不太愛搭理人,所以雖然常常有很多女孩想藉點酒的時候找他攀談,可是他一點反應都沒有,久而久之,一些不好的傳聞慢慢的傳開。甚至有一次黎燁在台上表演、台下群眾隨著音樂起舞時,他從人群的縫隙裡見到了一個女生抓起酒杯直接潑過去。等他唱完回去時,芳里早就換了衣服、弄乾了身體,若無其事的繼續調酒。

  看起來總是愛耍任性的黎燁,其實都把一切看在眼裡。

  「芳里?!」急促的呼喚把他喚回神。他伸手摸了摸臉頰,才發現不知何時掉下眼淚。

  黎燁急忙跳進吧台,用袖子擦掉他臉上的淚痕。輕輕抓住他伸過來的手,芳里的頭枕在他的肩上,止不住的淚水浸濕了肩膀一帶。在人前總是面無表情的他,也只有在這隻對事情敏感度很高的小貓面前才會表現自己的另一面。

  「黎燁…」略帶鼻音的呼喚,芳里不等他回應,就扳過人家的臉吻上去。

  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黎燁呆滯了幾秒。等他回神的時候,芳里已經恢復平常冷淡的樣子。「快把酒喝完,我要收了。」

  眨眨眼,黎燁偷偷笑出來。「不要害羞嘛,只有我看見而已。」

  芳里瞪了一眼,他才吐吐舌頭繞回吧台外,喝光酒把杯子給芳里洗。很快洗好杯子,芳里要他先到外面去等,自己切掉總電源才摸黑出來。看到他出來,黎燁很高興的跑過去抱住手臂,像小貓一樣蹭著。臉上浮現少許紅暈,芳里只是摸摸他的頭,並沒有抽回自己的手。

  「吶芳里~」

  「嗯?」

  「人家最愛你了喔!」

  「…傻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