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殊傳說】報酬 //安地爾x冰炎

  結束一天的課程,某個年輕的黑袍殺氣騰騰衝回黑館,嚇到了坐在黑館大廳的某個學弟。

  褚冥漾從冰炎的背後看到名為『殺氣』的東西和正在燃燒的不明火燄,嚇得話都不敢吭一聲。

  學長…人家說常常生氣對身體不好會早死…

  冰炎在樓梯口停下腳步,紅眼瞪過去。

  對不起請當我腦殘想錯了。

  既沒有東西飛過來也沒有東西砸上來,冰炎就這樣逕自上樓去了。

  …學長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

  ……我為什麼要期待他打我!

  ※ ※ ※

  嘖!那混帳怪物!

  回到房內,冰炎衝進浴室一把扯下身上的黑袍。身體上到處沾滿不明綠色液體,弄得他全身又黏又癢。

  沒事搞什麼自爆!

  一邊洗淨身體,怒火一邊持續上升。「再讓我碰到相同的東西就把他們碎屍萬段!」

  好不容易洗掉了那些黏不啦嘰的黏液、換上備用的黑袍,他在正要踏出浴室的前一秒停下腳步。

  「……嘖。」他感受到了一股討厭的氣息,不用想都知道是誰。

  「你不出來我可是會進去的喔。」

  頭上冒出十字路口,冰炎『唰』一聲打開門,冷著臉瞪著那個不請自來的人。「你又在想什麼把戲,安地爾!」

  優雅的笑了笑,安地爾擺擺手。「我說過了,除了褚冥漾,我對你也是很有興趣的。」

  「哼。」走過他旁邊綁起頭髮,冰炎不知何時手上已拿了銀色長槍。「滾,否則讓你死!」

  算他運氣不好,碰著今天他最火大的時候。不過安地爾絲毫不受威脅。「在遊輪上你可還欠我一個人情呢。」

  「那已經扯平了。」

  「我覺得沒有。」他走近冰炎,笑的一貫優雅。「不用你當作沒看見我,你也是抓不到我。」

  冰炎極端厭惡的表情一覽無疑,退後了幾步。

  「別這麼怕我啊,我又不會吃了你。」他故作無奈狀。

  「少跟我開玩笑。」紅眼充滿殺氣。

  「一句話,跟我走吧。」他敞開雙手。

  要不是冰炎燃燒著怒火,在外人眼裡看來,那場面還挺像男生要帶走女生的那種戲碼。可惜因為當事人正燒著怒火,所以沒有心情跟他開玩笑。

  冷到不能再冷的眼神直視著安地爾。

  被瞪的人依舊保持著笑容。

  冰炎握緊長槍,邁了一大步、手一揮,一眨眼長槍已經貼近他的喉頭。安地爾眨了眨眼,他只覺得手一陣麻便失去了力氣,長槍『咚』一聲掉在地上,雙膝跪了下來。

  不知何時,雙手的手臂以及小腿處各插了一支黑針。

  「你安份一點我也不會動手。」單膝跪下,安地爾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優雅的笑著。

  雙手及雙腳都不能動彈,冰炎紅眼怒視眼前的敵人,恨不得在他身上看穿兩個洞。將他全身上下看了一遍,最後視線停留在那雙漂亮的紅唇上,安地爾嘴唇勾起弧度,惹的眼前的人更不爽。

  「好吧,我索取我的報酬便回去。」知道再逗下去眼前的人或許真的可以用眼睛殺人,他嘆口氣遺憾的說道。

  聽到『索取報酬』的字眼,冰炎警覺性馬上提高。他嘗試了一下,雖然整隻手臂不能提起,但小幅度的移動還是可以。他緩緩把手移到褲子口袋處,打算用符咒重創安地爾。

  突然間,安地爾手伸到他的後腦杓,輕輕一壓便吻上他的唇。冰炎睜大雙眼,一瞬間腦中一片空白。他細細的用舌尖描繪他的唇,再重重的吻住。

  呆滯了幾秒,冰炎一下子回過神,狠狠的咬了安地爾一口。

  「唔……」鬆開手,他退後幾步,血絲從嘴唇邊留下來。「真是不留情哪。」

  「你找死!」如果視線可以殺人,估計安地爾已經被他的視線燒光了。

  他攤攤手。「索取完了,我也該走了。」手轉了一圈,四根黑針便回到他手中,只是冰炎一時半刻力氣還恢復不了。「我會再來找你的。」他笑,下一秒便消失在法陣裡。

  扶著牆壁站起來,冰炎緩慢走進浴室漱口。

  那混帳!!

  原本洗完澡就稍微平復的怒火現在又重新燃燒起來。

  下次絕對宰了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