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emories】

  優雅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裡面的燒酒,芳里坐在吧台裡休息。今天比較冷所以提早收了店,剛收完黎燁就說難得有多餘的時間,所以要來吃個宵夜之類的云云,不顧芳里皺起來的眉頭就拿了錢跑出去買東西,連手機也沒帶。

  真是的,到哪裡去買了?

  芳里幾次想出去找那隻頑皮小貓,又怕他剛走黎燁就回來,結果讓他一個人在外面吹冷風,所以到現在自己還是傻傻的坐在這裡等。

  已經很久沒有自己一個人了。

  他這麼想著。自從生活中多了黎燁之後,自己凡事都會帶著他一起,像這樣自己一人坐在吧台喝酒已經是很久遠的記憶。說到久遠的記憶,他就想起黎燁剛來的那一天。

  那一天也是像今天一樣的冷,然後在他的視線中闖進了一個嬌小的影子。一個穿著黑色長袖外套的小男生後面跟著三個人,每個人身上都背著樂器,一看就知道是一個樂團。

  小男生張望了一下,接著走到他面前遞出名片。名片是黑底銀字,旁邊有些圖騰花樣。樂團的名稱是『CERO』,也就是西班牙文的『零』。問他為什麼取這樣的團名,他很輕鬆的回答:「抽籤的。」

  其實PUB裡面也有幾團駐唱的樂團,只是因為水準都差不多且少有新意,很難招攬到新的客人,大部分都是一些喜歡那些樂團的客人,或是喜歡這個地方的熟客。芳里曾經為了來客數而煩惱過,只是不管怎麼試,他發現樂團的水準還是很重要,即使他不太喜歡這些地下樂團。

  小男生稍微自我介紹了一番,然後表明希望在這裡駐唱。雖然不對這個樂團抱太大的希望,芳里還是讓他們在前一個樂團休息時上場試唱一次。他看過很多種樂團,只是從來沒看過有主唱年紀這麼小的,所以對於整個樂團可以呈現出怎樣的音樂,他抱有很大的疑慮。

  他們上台調整自己的樂器,小主唱站在鼓手旁翻了一下樂譜會要唱的歌,兩人一下湊在一起討論、一下又笑成一團。台下很多人都對這個有嬌小主唱的樂團感到好奇,不時議論紛紛,討論等一下會有怎樣的音樂。一切準備就緒,小男生脫下外套,露出裡面的連帽背心。裸露的手臂很細,似乎輕輕一折就會斷裂。

  他站在麥克風前,閉著眼微微低頭,聆聽音樂的前奏,整個氣氛似乎和剛剛都不一樣了。很多人放下手上的飲料、停止喋喋不休的話語,就連芳里也放下手上的調酒瓶看著。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如果不好好看,會錯過很精采的東西。

  前奏停頓的瞬間,歌聲響起。小男生的神情專注、台風穩健,和剛剛根本就判若兩人。他的嗓音很獨特,彷彿抓住了每個人的頻率、踏進了靈魂的最深處,讓所有聽到聲音的人的心情隨著他的聲音而起伏。

  芳里沒有聽過這樣的聲音。有別於一般樂團純粹的搖滾,他們的音樂並不吵雜;歌聲少了莫名的嘶吼,時而拉高時而低沉的獨特嗓音,深深的擄獲住每個人的心,以及想要聽下去的渴望。台下都沒有任何一絲聲響,眾人所以有心神都放在台上的人身上。

  就這樣一連唱了三首歌,在歌聲停止的那一瞬間,每個人腦中都還迴盪著方才的聲音,過了幾秒才陸陸續續有人回過神來,接著爆出如雷的掌聲。小男生微微敬禮便下台,找了個吧台的空位子就跳上去坐。芳里手中調酒杯搖了幾下倒了出來,加上其他幾種不同的酒,杯子出現不同的顏色且層次分明。

  他把這杯放在小男生面前,底下壓了電話。「以後你們禮拜四上工,有問題打這支電話來。」

  小男生愣了一下,接著大大的笑出來,和剛才在台上的成熟感覺完全不一樣。他收下這支電話和這杯酒,然後伸出一隻手。「我是黎燁。」

  「芳里。」他也伸出手回握。

  禮拜四晚上變成兩人最期待的時間,只要能見到對方,心情就可以好上一天,即便沒事也會互傳簡訊,卻很少講電話。

  某一年的情人節,黎燁傳簡訊邀芳里一起出來逛街,理由是因為在家沒事想出去走走,芳里也很快就答應了。兩人在街上漫無目的的晃啊晃,偶爾停下來看店面櫥窗的東西。黎燁就像小朋友一樣什麼都好奇、什麼都看,所以兩人走沒幾步就會停下來。

  他們在一家布偶店前停佇很久。櫥窗裡面擺著兩隻一黑一白的貓布偶,大約是一張專輯的大小,一起放在鋪了軟墊的籐籃裡。

  芳里走到他旁邊。「喜歡貓?」

  「嗯~可是我不能養貓,住的地方沒空間。」他笑,然後站起來動動腳。「走吧~」

  在心裡默默記下了什麼,芳里跟在黎燁的後方。

  幾天之後,黎燁收到了一份禮物,沒有署名。他疑惑的打開來看,是那天在櫥窗裡看見的兩隻小貓布偶。抱著兩隻小貓,他知道是誰送的。

  幾天之後,芳里也收到了一份禮物。星期四晚上,黎燁唱了一首歌、一首只送給他的歌,也只有他聽見了他要表達的東西是什麼。

  想著想著,芳里不自覺的笑了。

  可愛的小傢伙。

  「芳里,你在笑什麼?」手上提著一大袋吃的,不知跑去哪裡買東西小貓回來了。

  「沒有。」芳里拿過黎燁手上的東西,翻出盤子倒進去。

  「啊,酒!」黎燁伸手過去要拿,被他早一秒拿走。

  「…吃完再喝。」

  「好~」意外的聽話,黎燁坐下來接過芳里遞來的筷子開始吃。

  看小貓埋頭苦吃,芳里思考要是沒有他在身邊,自己會怎麼樣?大概就像以前一樣什麼都自己一人吧。

  黎燁突然整個頭都趴在吧台上,側著臉看著芳里。

  「做什麼?」

  「芳里好奇怪啊,一下笑一下又一臉嚴肅。」

  「…快吃。」什麼時候這麼容易表現出情緒的?自己都不曉得。

  「芳里很容易陷入回憶呢~」黎燁一邊咬著蘿蔔一邊說。

  芳里心臟漏跳了一拍,面前的小貓一邊吃一邊偷笑。臉上掛著黑線,他默默的開始吃東西,心想著下次不要在這隻黑到心眼裡的貓兒面前想事情。

  「芳里~」面前小貓叫喚一聲。

  「嗯?」他聞言抬起頭。

  黎燁雙手撐在吧台上橫過身體,在芳里唇上輕吻了一下。他呆了呆,一時還回不了神。「謝謝!」

  「…啊?」

  「因為芳里一直陪著人家到現在,中間包容了人家很多、也替人家做了很多,可是人家都沒有好好感謝你,又不可能一個一個講給你聽。」黎燁笑。「所以總括就是謝謝。」

  做什麼說這個?

  不明就理發表完他的感謝之後,黎燁繼續吃東西。芳里突然間領悟了什麼。「你在外面偷喝酒了吧。」所以才會瘋言瘋語。

  黎燁驚了一下,打算矇混過去,可是在芳里的視線之下他只好乖乖說實話。「有…有啦,可是只有喝一點點…」

  「你的『一點點』都是一整罐。」芳里站起來,把宵夜收回袋子裡。「回家吧。」

  「芳里…生氣了…?」

  「我不想拖著一個酒鬼回家。」他瞇眼。

  反正都喝了,乾脆回家讓你喝個夠,發酒瘋頂多家具給你砸了。

  知道芳里只是不想他在外面喝酒喝過頭,結果回家路上發生事情,黎燁又偷偷笑了。他曾經聽芳里說過他喝醉時會做很可怕的事,至於是什麼事,不管他怎麼問人家就是不告訴他,且從此以後他幾乎禁止黎燁在酒吧和家裡以外的地方喝酒。

  無視芳里的表情如何,黎燁握著人家的手,一路上跳啊跳的,想著等會回家喝什麼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