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Q&A //天狼星x路平




  約是中午的時刻,陽光從窗戶灑落。圖書館內很安靜,只有走動的聲音、拿書的聲音和小聲交談的聲音。

  在書櫃後面的窗戶下,路平盤腿坐在那裡看著一本書。他不喜歡坐圖書館提供的桌椅,更確切一點,他不喜歡和一堆人擠在一起坐。看書就是要輕鬆的看,和很多人坐在一起他顯得很不自在。反正平斯夫人不管,他也樂的找他喜歡的角落去坐。

  其實原因還有一個──「他」不喜歡他和其他人坐在一起。

  想到這裡,路平抬起頭環視四周。剛才是和「他」一起進來的,十五分鐘前「他」說要換本書之後就暫時離開,到現在還不見人影。

  換本書需要這麼久?

  他微微低下頭思索著,突然不遠處傳來巨大的倒塌聲。路平抬頭,看到兩三個書櫃倒在一起,書都掉出來亂成一團。散亂的書堆中伸出一隻手,摸索著可以支撐的點,然後又伸出另一隻手,接著用力一撐,幾本書掉落下來,埋在書堆裡面的人這才出現。

  看著這樣的狀況,路平只能苦笑著。「他」只要來圖書館都會鬧事,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平斯夫人急匆匆的走過來,鞋跟在地上發出響亮的聲音。「天啊!布萊克先生,我警告你多少次了,拿不到書請用旁邊的輔助梯!」

  那個「他」──天狼星‧布萊克從書堆中站起來。「平斯夫人,我會把這裡整理好,所以請不要…」趕我出去。

  「噢,這句話我聽過不下十次了,布萊克先生。」平斯夫人打斷他的話,手指向門口。「請你出去並且一個月都不准進來這裡!」

  方才書櫃倒下時,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那裡,所以現在這種情況,他不走也不行了。

  抓抓頭,天狼星帶著自己的包包離開圖書館,走之前也不忘朝路平那裡瞥一眼。他一走,平斯夫人手上的魔杖一揮,書櫃和書開始自己歸位。

  望著門口發呆了一下,路平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借了那本書之後也走出圖書館。

  ※ ※ ※

  現在是冬天,到處都蓋著白雪,可以好好坐著的地方大概也只剩樹底下。而在水池旁的大樹底下,天狼星坐在那裡發呆。

  其實自己並不是很喜歡去圖書館,與其坐在那裡看書,不如偷溜出學校冒險還比較有意思。所以平斯夫人下的禁令在某方面而言,對他也是一件好事。

  只是這樣子就少了一個可以和路平公然在一起的地方,而且是很重要的一個。

  在圖書館裡,每個人都自己做自己的事,鮮少會去注意別人,加上他又明令禁止路平和其他人坐在一起,兩個人自己窩在小角落是很愉快的一件事。

  天狼星雖然都會意思意思找些書來看,但其實都是盯著同一頁在發呆,不然就是偷看路平專注的神情。

  他嘆口氣。「我這笨蛋…」

  「是啊,你這笨蛋又做錯事了。」天狼星抬頭,路平就站在他面前。

  他抓抓頭。「呃,我也不是故意的…」

  「現在不能去圖書館了,你要怎麼辦?」路平勾起笑、陰陰的笑。

  要不是後面有樹,天狼星真想倒退三步。

  雖然路平愛看書,可是常常去圖書館也是一件很無聊的事,他從來就不喜歡在圖書館待很久,除非是找重要的資料。比起在那裡看書,他比較喜歡借回去之後慢慢看。

  會如此的頻繁上圖書館,也是因為可以和天狼星兩個人坐在角落過自己的時間。有時候不知道看什麼,他也只是隨便抽一本書坐在那裡盯著它發呆,偶爾會換個頁數,其實也在偷看天狼星看書的神情。

  可是現在他被下了禁止進入一個月的命令,這一個月兩人得到哪去才能避人耳目?

  「這、我、呃…啊,去吃飯吧,肚子餓了什麼事都沒辦法想。」低下幾滴冷汗,天狼星迅速站起身。「你回交誼廳等我,我去拿吃的回來。」然後就迅速的逃離現場。

  這個時間是吃飯時間,大廳的長桌都會擺上豐盛的食物。路平也不喜歡一堆人擠在一起吃東西,所以兩人總是拿回交誼廳去。

  看著那個迅速逃離的背影,路平轉個身往交誼廳的方向走去。

  ※ ※ ※

  端了兩人份──其實看起來不止──的午餐回來,天狼星拉了椅子坐在路平對面,兩人就坐在爐火旁安安靜靜的吃起飯來。

  兩人吃飯時都不喜歡說話,貫徹「吃飯為生活第一要務,有任何事都等吃完飯再說」,所以並沒有刻意安靜的尷尬,取而代之的是自然狀況下、安靜的舒適。

  只是今天,路平吞了兩塊雞肉之後,就抬頭望著那個正在把食物迅速掃進肚裡的餓死鬼,提出一個在心中放很久的問題:「吶,天狼星,為什麼你從來沒叫過我的名字?」

  「…啊?」把嘴裡的東西吞下肚,天狼星抬頭。

  做什麼沒頭沒腦問這個?難道是在報復圖書館的事嗎…

  「你會叫詹姆名字、也會叫莉莉名字,可是你從來沒有叫過我的名字。」路平的語氣很認真。

  的確,當大家都在一起時,總是以代號相稱,平常的狀況之下,天狼星會叫『詹姆』、會叫『莉莉』,可是從來沒講過『雷木思』而是『路平』。

  你要我怎麼回答你才好?

  天狼星頭上冒下冷汗。就現況而言,不小心講錯話是很有可能讓這一餐成為自己這一生當中的最後一餐。路平眼睛直盯著他看,讓他冷汗越冒越多。天狼星腦中轉了好幾個答案,都因為說出來就會讓自己小命不保而推到旁邊去。

  突然他想到了。

  放下手上的盤子,天狼星也看著路平。「因為,太長了。」

  「………什麼?」路平愣了一下。

  「詹姆和莉莉的名字都只有兩個字,你的名字有三個字,多叫一個字很麻煩,所以就叫路平就可以了。」他語氣輕鬆的說著。

  聽著這樣的解釋,路平不太高興。「那,我叫你的名字就不麻煩嗎?」不管是姓還是名都是三個字,看來看去就是你的名字最麻煩了。

  眼看著路平的怒火快要升起來,天狼星連忙補充。「啊,這是有原因的嘛,少講一個字就可以多省點力氣做事。」

  越描越黑的補充。

  路平深呼吸壓下揍死他的衝動。「做什麼事?」

  天狼星神秘一笑,對著他勾勾手指,意指『想知道就靠近一點』。雖然很不滿可是又很想知道,路平只好挪動身體靠近些。

  冷不防的,在路平靠近的同時,天狼星忽然湊近他的臉、覆上他的雙唇。路平嚇了一跳,什麼不滿的情緒都消失不見,腦袋呈現一片空白。

  身上的大衣很溫暖,爐火也很溫暖,可是他現在所能感覺到的,只有來自嘴唇上的溫度。

  緩緩離開他的唇,天狼星似乎很滿意自己的計謀成功。而另一方面,受害者似乎還沒回過神。

  「路平?」他揮揮手。

  「…天狼星‧布萊克。」他陰陰的開口。

  「…是。」天狼星知道大事不好。

  路平抄起放在旁邊的書往他頭上砸。「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這裡是交誼廳、交誼廳!還好現在沒有人,要是有人進來怎麼辦!」

  他一邊閃躲一邊解釋。「路、路平,冷靜點,下次不會了…」

  「還讓你有下次嗎!」他氣喘吁吁的放下書。

  見他放下書,天狼星就挨近他旁邊。「當然會有下次啦,親你這件事不管幾次都不夠的。」

  沒有再度拿起書打人,路平頭轉到一邊去,臉微微泛紅。在心裡暗笑幾聲,天狼星坐回位置上繼續把午餐解決。

  「等一下,你還有一個問題沒有回答我。」路平拿走他的盤子。「所以這一個月,我們到底要去哪裡?」

  天狼星臉上掛下黑線。

  路平笑著,用看似很和藹其實暗藏玄機的笑容等著他回答。

  天狼星已經準備好等著第二次被打了,但可以的話還是希望能避免,只是這次不管怎麼想都想不出一個好答案。

  誰快來救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