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AST】

  早晨七點,陽光從窗簾的隙縫射進來,打在芳里臉上。皺了皺眉,他睜開眼睛,伸手把窗簾拉緊一些。似乎一點影響都沒有,黎燁貼著他的身體睡的很熟。

  看了下時間,芳里搖搖他。「黎燁,該起來了。」

  「………」沒有反應。

  在心中暗暗嘆氣,芳里湊到他耳邊吹氣。懷中的人扭動一陣,拉起被子蓋住耳朵。

  「好了,快起來。」他坐起身,順便把捲在被子裡的人一起拉起來。

  黎燁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眼神呆滯。把人抱過來一些,芳里輕輕按著他的頭,給他一個長長的深吻。不知道是清醒了還是下意識的反應,黎燁雙手勾著他的頸子。

  鬆開唇,芳里貼著他的額頭。「早安?」

  「早安。」蹭了蹭,黎燁跳下床,很快的在浴室梳洗一番出來,換芳里進去。

  他換上一件白色的襯衫,然後站在鏡子前面笨拙的打領帶。從浴室出來的芳里看到這一幕,一邊偷笑一邊走過去,從後面伸出手替他代勞。

  「人家就是不會打嘛…」黎燁扁嘴。

  「我可沒說什麼。」打好領帶,稍微調整一下。「好了。」

  黎燁親了一下表示感謝,讓出鏡子去做其他事。芳里也換上白襯衫,站在鏡子前面打領帶。

  小貓從牠的窩裡出來,伸了長長的懶腰。「喵~」

  黎燁蹲在牠前面摸摸牠的頭,小貓很舒服的瞇起眼睛。「你今天要好好看家喔。」

  他們兩人今天都要出門,去掃墓,只是方向不同。

  「該走了。」芳里手上抱著兩束花,在門口喊著。

  「就來了。」抱起小貓親一下,黎燁匆匆忙忙跑過去。

  小貓跟在後頭跑過去,只是走到玄關處就很乖的坐下來,沒有再跟過去。

  牠知道他們一定會回來的。

  ※ ※ ※

  抱著花,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墓碑,最後停在一個十字架型的墓碑前。黎燁蹲下來放下手中的花,看著墓碑上那張小小的照片。

  照片裡微微笑著的女人,是他的親生母親。

  在黎燁的記憶中,母親總是溫柔的笑著,不管是在煮飯、洗衣服、打掃家裡,做什麼事都是這樣。不知道從何開始,母親不笑了──正確的說,當她獨自一人的時候。

  他記得從那個時候開始,父親也很晚才回家,母親總是坐在客廳等著。當她聽見鑰匙轉動的聲音時,總是會掛起微笑迎接父親,即便父親一點也不領情。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很久。有一天,母親像往常一樣,微笑著做事情。

  她拍拍還小的黎燁的頭。「媽媽要出門,你要乖乖在家喔。」

  他點頭。

  母親出門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那天下午,父親罕見的回來了。黎燁跑過去看著父親。「媽媽出門了,還沒有回家…」

  他父親跪下來,緊緊抱著他哭泣。「媽媽不會回來了…」

  他不懂,只是一直問著「為什麼」。

  直到他長大了一些,才真正了解事情的原委。

  父親有了外遇,母親受不了而自殺。

  似乎是覺得自己對母親有所虧欠,父親替她辦了一個隆重的葬禮,可是這並不能改變在黎燁心中對父親的想法。

  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很久沒有看到你了,什麼風把你吹來的?」熟悉的男音從不遠處響起。

  黎燁皺眉,一點都沒有轉頭的意思。他的父親走到墓前,也放下了一束花。「你母親去世也有好一段時間了,自從下葬之後,第一次看見你來。」

  他沒有答話。不想來的原因,就是不想見到這個人,僅此而已。

  看自己兒子一點都沒有理他的意思,他苦笑,搔搔頭。

  氣氛非常尷尬。

  「咳、咳、咳咳咳…」突然父親大咳起來。

  黎燁以為他只是想引他注意,沒有搭理他,只是父親咳到臉通紅、人都蹲了下來,他覺得不太對勁,走過去替他拍背。

  又咳了好一陣子,父親才緩緩停下來。黎燁收回手,正好看到地上有一個打開的皮夾,估計是剛才蹲下來時掉出來的。他蹲下去撿起來,正要蓋起來時注意到裡面一張照片,他愣了一下。

  照片上是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那個女人他知道,就是父親的外遇對象。不過讓他驚訝的不是他父親還留著照片、也不是看到那女人而驚訝,而是裡面的孩子。

  「…她有小孩?」

  知道他在說什麼,父親也沒有隱瞞他的意思。「有,跟他丈夫生的,一個獨子。」

  他覺得那個孩子非常面熟。「你知道…叫做什麼名字嗎…?」

  父親想了一下,接著說出一個名字。黎燁睜大眼睛,手一鬆,皮夾又落到地上,只是他這次沒有意願去撿。

  他沒有想過,這個名字,會和這些事有關聯。

  他一點都不希望聽見。

  ※ ※ ※

  抱著花,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墓碑,最後停在一個方形的墓碑前。芳里蹲下來放下手中的花,看著墓碑上那張照片。

  照片裡笑的很幸福的女人,是他的親生母親;摟著母親也笑的很幸福的男人,是他的親生父親。

  在芳里的記憶中,母親每天都帶著微笑做事,父親也帶著微笑上班、下班後也是如此,家裡的氣氛總是非常溫馨。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父親不笑了──正確來說,當他自己一人的時候。

  他記得從那個時候開始,母親常常在父親上班後出門,趕在父親回來之前回家、急忙的張羅晚餐。父親下班回到家時,總是一臉微笑的和母親說話,即便母親一個字都沒在聽。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有一晚,父親和母親在客廳吵架,在樓上的芳里悄悄走下來偷看。

  「這孩子根本不是我的!我受夠了!」父親手一揮,桌上的茶壺、杯子掉到地上、碎片散落一地。

  「你在說什麼傻話?!這孩子當然是你的!」母親被這個舉動嚇了一跳。

  父親撿起地上一片很大的碎片,然後看著母親,那個眼神非常可怕,芳里不知道他有沒有喝酒。母親非常害怕,一點一點的往後退,父親便一點一點的靠近他。

  她碰到了牆壁,沒有路可以退了。「快住手!」她尖叫。

  父親沒有聽見,拿著碎片的手高高舉起、重重落在母親的胸口,一次又一次,直到母親沒有任何反應。鮮血飛濺在牆上、地上,和父親的身上。

  芳里被這一幕震懾住,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停下動作的父親大口大口的喘氣,眼睛睜的很大,然後他看到縮在角落的芳里。芳里很害怕,他怕父親也會用同樣的方式殺死他。

  可是他沒有。那張濺滿鮮血的臉在他眼前落淚。「芳里,我們都對不起你……」說完,拿著碎片的手朝自己的頸部用力一劃。

  鮮血噴出,他的父親倒下。直到那塊染滿血的碎片從父親的手中脫落、發出『噹』一聲,他才恢復了說話的力氣。

  「爸爸!媽媽!」

  他不懂,只是一直坐在角落哭泣。

  直到他長大了一些,才從大叔口中知道事情真相。

  母親有了外遇,父親不能忍受而殺了她再自殺。

  大叔領養了芳里,所有葬禮的費用由他負擔。

  芳里並不恨誰。

  「哎呀呀,看看這是誰來著。」熟悉的男音從不遠處響起。

  他轉頭,看見許久不見的人。大叔走到墓前,放下了一籃花。「你父母親下葬也好段時間了,都過了這麼久才看到你,在忙些什麼?」

  芳里沒有搭話。來這裡就會想起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才不想來,如此而已。

  看芳里發著呆,大叔抓抓頭。

  氣氛非常安靜。

  「不曉得你想不想聽,你母親外遇的對象現在還活著。」大叔開口。「說來也巧,他和自己的老婆也有一個小孩,應該跟你差個四、五歲吧。」

  芳里靜靜的聽著。

  「那個姓鷹華的男人現在有錢啦,好像在哪裡買了一棟豪宅,似乎在這附近。那豪宅可漂亮了,有一個噴水池和漂亮的花園,聽說還有游泳池……」大叔說的口沫橫飛,可是芳里沒有在聽。

  他的腦中迴盪一個姓。「大叔,你知道…他們的孩子叫做什麼名字嗎?」

  大叔想了一下,接著說出一個名字。芳里睜大眼睛,手不禁握緊。

  他沒有想到,那個名字,會和這些事有關係。

  他一點都不想聽到。

  ※ ※ ※

  急忙的回到家,芳里打開門,室內非常安靜。鞋櫃裡有一雙屬於黎燁的鞋子,表示人已經在家,可是卻一點聲音都沒有。

  小貓不知從哪裡走出來,坐在他前面喵了一聲。「黎燁呢?」芳里問牠。

  牠似乎聽的懂,站起身走到臥室門前。門是關上的,小貓看了芳里一眼,一邊叫一邊用爪子抓門。芳里按了按門把,鎖上的。「黎燁,開門,我有事跟你說。」

  裡面沒有回應。

  黎燁早他二十分鐘回到家。一踏進家門,他就躲進房間內不出來。現在他靠著門板坐在地上,縮成一團的身體不停發抖,剛才聽到芳里按門把的聲音時還嚇了一跳。

  他不敢面對他。

  芳里只能對著門板嘆氣。臥室的鑰匙有兩把,一把掛在門旁、一把在客廳的櫃子內。剛才他進來時沒看到門邊有鑰匙,估計兩把都給黎燁拿去了。

  芳里靠著門板坐下來。「你知道了吧?我媽和你爸曾經…」

  「不要說!」裡面傳來尖銳的聲音,夾雜著恐懼。「我不要聽…」

  芳里知道他在想什麼,他第一次能夠了解黎燁的想法──雖然他不知道究竟正不正確。黎燁或許覺得,是因為他父親的介入導致芳里的父母吵架,最後死亡。

  但他現在真正害怕的,大概是芳里會提出分手吧。

  「黎燁,快開門。」芳里又敲了敲。

  「不要…」

  這固執的小貓。

  芳里嘆氣。「黎燁,我不會離開你的。」他站起來。「所以,快開門。」

  停頓了一、兩秒,門緩緩打開,黎燁跑出來撲在他懷裡,小小聲的啜泣。輕輕抬起黎燁的臉,他很輕柔、很疼惜的吻著,一遍又一遍。

  黎燁緊緊抓著他,閉上眼睛,感受來自對方的溫度。

  再也不想放開。

  ※ ※ ※

  晚上十點,月光從窗簾的縫隙射進來,打在芳里臉上。皺了皺眉,他睜開眼睛,伸手把窗簾拉緊一些。似乎一點影響都沒有,黎燁貼著他的身體睡的很熟。

  看了看時間,芳里替他把被子拉上面一些。

  懷中的人持續熟睡。

  芳里微微一笑,把他抱的更緊一點。懷中的人扭動一下,縮了縮身體繼續睡。

  這一夜芳里沒什麼睡意,比起睡覺,他比較想看著小貓的睡臉直到天明,然後在該起床的時候,在他耳邊吹口氣,看他掙扎扭動的模樣。

  小貓咪坐在自己的窩裡面看著兩人,然後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綣縮成一團睡覺。

  牠知道,明天都會像往常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