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醫龍】習慣 //朝田x霧島


  纖瘦的身影在夜晚的走廊中穿梭。

  平穩但不大的皮鞋聲在走廊上靜靜響著,速度不快,聽的出來腳步聲的主人很努力在控制力氣。

  像守護神一般。

  確認沒有什麼異常狀況,霧島回到醫局內,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雜誌遮住臉、橫躺在沙發上睡覺的身影。

  呆滯了一秒,像是受不了什麼似的,霧島搖搖頭,輕輕的笑了。

  「真是的,這個男人…」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對方身上,他走向咖啡機替自己沖了一杯,不加糖純粹的原味。

  其實今天,應該只有這個男人在值班的。當自己提出一起值班的要求時,男人非常堅決的反對。

  「我不過是完成了你的工作,不累。」自己笑著這樣說,無視對方的反對,逕自拿起白板筆在值班人員旁邊加上自己的名字。

  值班時間開始,自己又以「你今天跑了三個手術比較累」為由,迫使男人待在這裡,不等人家發難就跑的不見人影。

  為什麼那麼堅持要和他值班?自己好像也不太懂。

  ※ ※ ※

  沖好咖啡,轉身,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身後,嚇了霧島好大一跳。

  那個男人──朝田龍太郎伸手拿走他的咖啡替他代勞,喝的時候還皺眉頭。

  「喝了你也不用睡了。」霧島看著。

  「該睡的是你,軍司。」朝田把外套塞回去給他,拉著人到沙發上坐著。

  「我不睏。」坐在沙發上的人堅持不睡。

  難得回來看不了你幾眼就要我閉眼?

  朝田微微頜首。「快睡。」

  微微偏頭,霧島微笑著看他。

  你能拿我怎樣?

  朝田洩氣。

  我是不能拿你怎樣。

  「為了你好呢。」霧島笑著。

  不忍心看他這麼累還要值班,霧島才會提出一起值班的要求分擔工作。不過,說不定只是想看自己的名字和他並排罷了。

  「為了我好你就該躺著休息。」朝田坐在桌子上,眼睛直盯著面前耍任性的霧島軍司。

  「那,交換條件。」霧島身體向前傾,點點自己的嘴唇。

  受不了的嘆口氣,朝田伸手拿下他的眼鏡,有點粗魯、卻又溫柔的吻上霧島略為蒼白的嘴唇。霧島雙手勾住對方的頸子,回應對方的溫度。

  想就這樣一直下去。

  朝田拉開他的手、離開他的唇,不過還是貼著對方的額頭。「快睡。」他覺得再下去兩個人都不用值班了。

  霧島終於乖乖的躺下。

  朝田拿起剛剛自己遮臉的雜誌,有模有樣的蓋在對方臉上。

  「………」霧島沒有反抗,只是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

  偷偷的笑了一聲,朝田接續值班的工作。

  ※ ※ ※

  整張臉埋在雜誌底下,霧島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這樣他能睡的下去?

  他好像能夠體會到朝田除了手術之外、有別於一般人的不同。

  不過他了解,以後會習慣的。

  因為是對方習慣,是自己離開日本後唯一能更貼近對方的東西。

  嗅著雜誌上油墨的氣味,以及似乎還殘留著、些微的朝田的氣味,霧島眼皮漸漸沉重。

  ※ ※ ※

  高大的身影在凌晨的走廊中穿梭。

  平穩但不大的腳步聲在走廊上迴盪著,速度很快,聽的出腳步聲的主人很習慣這個步調。

  像清風一般。

  確認沒有什麼異常狀況,朝田回到醫局內,映入眼底的是一臉平靜、橫躺在沙發上睡覺的身影。

  愣了一秒,朝田走過去撿起落在地上的雜誌,輕輕的笑了。

  走近咖啡機,拿起剛才霧島用的杯子,替自己沖了一杯,不加糖純粹的原味。

  其實今天,應該只有自己值班的。當對方提出一起值班的要求時,他非常堅決的反對。

  「你從美國過來夠累了。」自己非常堅持這樣說。對方無視自己的反對,輕描淡寫的一邊反駁、一邊拿起白板筆在值班人員旁邊加上自己的名字。

  值班時間開始,對方又丟了一個理由,逼自己待在這邊,不等自己說些什麼就跑去巡房。

  明明就擔心卻也沒有多加阻止對方和他值班,自己也不太清楚為什麼。

  不想看他從美國過來又要和自己值班,才會非常堅持的反對。不過,其實自己很想看他和自己的名字並排在一起吧。

  想到先前要不要睡覺、最後換來自己一吻的爭執,他搖搖頭。

  越來越任性了。

  輕輕啜了一口手上半涼的咖啡,他皺起眉頭。

  這種東西他喝的下去?

  他好像能夠認知道霧島除了手術之外、有別於其他人的不一樣。

  不過他知道,以後會習慣的。

  因為是對方的喜好,是對方離開日本後唯一能更靠近對方的物品。

  聞著咖啡的香氣,以及好像還殘留著、少許的霧島的氣味,朝田淡淡的笑著。

  太陽漸漸升起。

  喝光手中的咖啡,他走向沙發上叫醒睡在上面的男人。

  「軍司,起來了。」

  「唔……」

  陽光照在牆上的白板上。

  值班人員:朝田、霧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