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醫龍】暖意 //朝田x霧島


  電子鎖的卡片插入,伴隨一聲提示音,鎖由紅燈轉為綠燈。

  打開房門,左邊一扇門是衛浴,再進去是一張足夠睡兩人的大床。窗邊有一組木製的桌椅,上面擺放著一本夾著書籤的原文書。

  房內運用了大量的褐色以及暗綠色等深色系,看起來非常溫暖;房間四周、床頭以及桌椅旁都設置了小燈,不會太亮讓人覺得刺眼,也不會太暗使人覺得不舒服。

  乾淨整齊的房內並沒有電視,很符合房間主人的風格。

  這裡是霧島回來日本時,臨時下榻的飯店。

  「你隨便坐。」丟下一句話,霧島拿了換洗衣物就躲進浴室裡。

  朝田環視四周。

  他不能理解,明明就是霧島自己一人睡的地方,需要一張那麼大的床鋪?

  他走到窗前拿起桌上的書本。那是和醫療有關的書籍。無論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只要有空閒就會閱讀相關書籍以增長見聞,是霧島的作風。

  輕輕笑了一下,朝田坐下來,翻開書本。

  ※ ※ ※

  轉開熱水,霧島站在蓮蓬頭底下,任水流遍全身,身子也漸漸暖了起來。

  手術之後,他並不趕著回美國。就某方面而言,他想和這個男人多相處一陣子。

  最近夜晚越來越冷,晚上值班時睡醫局都會發抖。

  在建築物內都覺得冷,何況是男人在海邊的簡陋小屋?

  即便是只有一天也好,霧島希望他可以待在一個溫暖的地方。所以就『連哄帶騙』的,說服他今天不要值班,和自己一起回來睡覺。

  自己帶朝田回來,應該沒有其他用意?

  一邊洗淨身體,霧島腦中一邊如此想著。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等下會和男人躺在同一張床上,臉部的溫度就有升高的趨勢。

  …乾脆等一下別穿衣服出去吧。

  「唔…」他甩甩頭,稍微將熱水的溫度調低。

  浴室裡霧氣瀰漫,連自己的思維都像矇在霧裡一般朦朧不清。

  關上水龍頭、擦乾身體、換上睡袍,他整理情緒,然後才步出浴室。

  ※ ※ ※

  轉開熱水,朝田站在蓮蓬頭底下,讓水流遍全身,身子漸漸回溫。

  手術之後,他不希望霧島急著回美國。從某個角度來說,他想再多看他一陣子。

  最近晚上越來越涼,晚上值班時睡沙發都有點寒意。

  自己都感受到不舒服的溫度,何況是他那瘦小的身軀?

  即使是只有一天也好,朝田希望可以看見他睡在一個溫暖的地方。所以接受對方的『連哄帶騙』,放棄晚上值班的時間,和他一起回來睡覺。

  自己跟著霧島回來,應該沒有其他念頭?

  一邊沖洗身體,朝田腦中一邊這樣想著。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等下會和他同床,臉上就勾起莫名的笑意。

  …乾脆等會脫光他的衣服。

  「嘖。」他甩甩頭,稍微將熱水的溫度降低。

  浴室裡煙霧瀰漫,連自己的思考能力都像罩在霧裡一般不能辨別。

  關上水龍頭、擦乾身體,換上T恤,他整理思緒,然後才跨出浴室。

  ※ ※ ※

  室內的燈光只剩下床頭的小燈。

  習慣了長期的值班生活,朝田目前並沒有什麼睡意。或者該說,習慣了快節奏的生活,無法一下子放鬆自己。

  他半臥在床上,手上拿著霧島未看完的書。

  房內很安靜,只有細微的翻書聲。

  床的另一半屬於另一個擁有房間的人。

  霧島翻身,看著那個沒有絲毫睡意的男人,淡淡的笑著。

  察覺到他的視線,朝田闔上書。「冷?」眼神銳利的他注意到霧島身體不自然的發抖著,雖然那並不容易發現。

  他搖頭,笑容似乎別有意味。

  朝田看出了他的用意。

  他把書放在床旁、關上小燈、躺下,順手將一臉期待的霧島拉進懷裡。

  目的達成,霧島貼著他的胸膛,嗅著只屬於男人、只能他擁有的氣味。

  記住這個氣味,即便他離開了日本,也能感受到對方的存在。

  朝田是否也這麼認為?

  霧島抬頭。

  沒有任何光線,他不能辨別朝田的表情,但可以從溫柔且溫暖的懷抱揣測他的想法。

  應該是一樣的吧…

  霧島不小心笑出聲。

  「…怎麼了?」

  他搖頭,身體更貼近朝田一些。

  抱著這樣纖細的身軀,朝田有些心疼。這樣的身體,曾經發生重大的創傷,一度邁進死亡的大門。

  雖然朝田當下能夠理智且冷靜的做出判斷,但難免還是有些微的慌亂存在。

  如果他死在我手裡…

  他閉眼,不願去想。

  現在的他是活著的,我也會一直守護下去。

  「…軍司。」

  「嗯?」

  「你不是一個人。」我會一直在這裡。

  「……嗯。」我知道。

  房內很安靜,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

  平穩且一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