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醫龍】服裝 //朝田x霧島


  隨著走廊上移動的腳步,醫師的白袍跟著左右晃動。

  有別於其他醫師在袍子底下的白襯衫,朝田永遠是一件深色的T恤;不同於一般醫師腳上所穿的鞋子,朝田總是一雙白色拖鞋替代。

  基於他本人的說詞,這樣的穿著方便做事,進手術房時可以迅速的更換衣服,不用拉領帶、解釦子的。

  只是這樣的穿著,在重大場合上難免有失顏面──雖然他本人不愛出席且也不在意。

  這樣的朝田才是朝田。

  只是總是有『不能是這樣的朝田』的時候。

  ※ ※ ※

  「啊,伊集院。」手上拿著病歷表的藤吉叫住從他面前走過的人。

  「藤吉醫生。」他很有禮貌的敬禮。

  「正好有點事想問你…」他翻開病歷表。

  「這個…或許要問朝田醫生…啊!」伊集院皺著眉,正在思考要去哪裡找人時,要找的人從兩人面前出現。「朝田醫生………」他喊。

  朝田從兩人旁邊走過去。一點停頓都沒有,好像根本沒看到有兩個人在那裡。

  兩人望著他越走越遠,接著互看對方。「朝田他…最近是不是怎麼了?」

  「不曉得…他這兩天都是如此。」伊集院搖頭。

  到底是怎樣了呢…

  兩人百思不得其解時,朝田走到了醫院頂樓發呆。

  兩天前,他收到了一封越洋簡訊。

  『三天後,一起去吃飯吧,我知道一間不錯的餐廳。』

  發訊者:霧島軍司。

  他沒有聽說過他要回日本的消息,所以這次回來或許是處理私事。

  和許久沒碰面的他一起吃頓飯,對朝田而言是很值得期待的一件事──當然他不會表現在臉上。

  只是『上餐廳』這件事,他一向很反感。對於一件T恤加一件長褲就可以穿好幾天的他來說,為了吃飯而改變儀容根本就是不可能,所以他不喜歡。

  可是這次提出邀約的人,他不可能拒絕,但是自己一個人不懂買衣服,又不好意思求助他人。

  該怎麼辦呢…

  若這時被其他人看見,可能會想:「啊,原來朝田醫生也有煩惱的。」

  ※ ※ ※

  再怎麼煩惱都是多餘,霧島還是在三天後回到日本。

  踏入入境大廳,霧島在人群中搜尋一個高大的身影。他沒有花太多時間,因為那個男人真的很高大。

  提著簡單的行李走到他面前,霧島上下打量一下他的服裝,然後受不了的搖搖頭,淺笑。「都給你三天的時間了呢。」

  朝田還是像以前一樣,一件T恤、一件長褲,外出時多一件大外套,結束。和他相比,霧島總是一套完整的西裝,頭髮也刻意梳理過,非常的乾淨俐落。

  朝田視線瞥到一旁去。

  沒有多說什麼,霧島提著行李和他走出機場,招了一台計程車,向司機說了一間飯店的名稱。

  朝田不想問在哪裡吃飯,視線一直看著車窗外頭。

  無聲的抗議。

  不過霧島似乎裝作不知情。

  來到事前就預訂好的飯店房間,霧島開門進去,將行李丟到床上。他從裡面拿出了一件嶄新的襯衫、一條與襯衫相襯的領帶、一件西裝褲,和一件西裝外套,然後對朝田招手。「穿穿看。」

  一臉黑線的朝田走過去,拿起衣服到浴室去換穿。

  霧島偷笑。其實他早就知道,朝田不會去買衣服。平時總是T恤和長褲就可以穿好幾天的人,突然要他去買穿不慣的服裝是不可能的。

  所以早在回來之前,他就替他打點好一切。朝田的尺寸他都曉得,所以絕對不會不合穿。

  大約過了十分鐘,換好衣服的朝田從浴室裡出來。一如霧島所想,衣服對他而言是剛剛好的。

  朝田的外表稱的上是英俊,只是他並不會刻意去整理自己。而現在換上正式的服裝之後,整個人的感覺就完全不一樣。

  霧島突然不想帶他去吃飯了。他覺得這樣的朝田,應該只給自己看才是。

  「…軍司?」朝田出聲,喚醒眼前看他看的出神的人。

  「啊,嗯,走吧。」他笑。

  不管怎樣,朝田的心都只向著一人,自己亦然。

  伸手替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兩人步出房門。

  「軍司,這些衣服不便宜吧。」剛才換衣服時他看了一下牌子。

  「這個嘛,我也不曉得呢。」他微笑帶過。

  「…霧島軍司。」朝田一臉嚴肅。

  「哎呀?」霧島轉過身,微笑以對。

  老實招來。

  嗯?我不懂你在說什麼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