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醫龍】停電 //朝田x霧島


  通過海關,踏入入境大廳,朝田望了望四周。

  美國的機場每天都是這麼多人。

  忙了很長一段時間,終於有一段假期可以讓他好好放鬆。正好在這時,收到來自地球另一端的MAIL。內容很簡短,大部分都是問候語句,要他注意保暖、好好吃東西之類的。

  裡面沒有提到任何喜歡的字眼,但是朝田看的出更深一層的涵義,因為霧島做什麼事都不會明說。

  既然對方因為忙碌抽不開身,那就由自己去拜訪他吧。

  回了一封MAIL告訴對方要去的消息,朝田幾乎是當晚就開始整理行李──雖然好像沒多少東西。

  隨便靠在一根柱子旁,朝田耐心的等著。由他來找霧島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人群裡面,反過來就一點也不困難,只要好好站著別亂動就可以。

  過了一陣子,皮鞋踩在大理石地板的聲音由遠而近,最後停在他面前。

  「久等了。」霧島微笑。「走吧。」

  背著背包,朝田跟在他後頭。

  就像一個巨大的守護者。

  ※ ※ ※

  轎車駛進一棟公寓大樓的地下停車場,停妥之後,兩人搭著電梯來到11樓。

  這棟公寓位處高級地帶,每層樓只有兩個住戶,空間非常寬廣。一個客廳、一個臥室、一個書房,兩房一廳的隔間、簡約的家具擺飾、鋪了木頭的地板,在在都顯示著霧島的風格。

  「房間在這裡。」他領著朝田到臥室去。

  一進去房間,朝田就深深覺得,霧島對於『床』的定義可能和別人不同。明明就只有一個人住,床的尺寸卻是大的離譜的King Size。

  難道他自己睡時會從床的這頭滾到另一頭?

  本人倒是一點也不覺得奇怪。他指著床旁邊的地板讓朝田放行李,順便告訴他浴室的位置。

  「要待多久?」毫不在意的隨口問著。

  「一星期吧。」毫不在意的隨口回答。

  其實心裡都希望可以待更久。

  「今天不用上班?」朝田一邊整理自己的東西一邊問著。

  「嗯,今天放假。」霧島坐在床邊看著。「所以,我們可以四處去走走。」

  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他抬頭望著霧島,後者微笑看著他。

  低下頭繼續,朝田也露出淺淺的笑容。

  ※ ※ ※

  一整個下午,兩人都在街道上閒晃。朝田並沒有特別想去那裡,霧島也沒有特別想帶他去哪裡,所以兩人只是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商店,只有一次為了吃東西停下。

  逛街不是目的,只是想要度過屬於兩人的時間。

  直到天都暗下來,他們才回到住處。

  兩人很有默契的坐在沙發上休息一會,霧島開口:「我去泡咖啡。」

  才剛站起來,啪一聲,室內瞬間暗下來,站直的身體僵在原地。朝田望了望窗戶外頭,也是一片漆黑。

  「軍司?」眼前的人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嗯?」慢了幾秒才回應,聲音聽起來也怪怪的。

  朝田站起身,牽他的手拉他坐下。

  很少人知道──本人應該也不希望有除了朝田以外的人知道──霧島怕黑,尤其是獨自一人的時候。他也沒有對朝田說過,一切都是他自己觀察下得出的結論。

  因傷住院期間,朝田發現到,霧島晚上睡覺時一定得留一盞燈。他一開始以為是忘記關掉,便過去要切掉電源,才剛關掉,床上的人就睜眼。

  所以朝田就知道了。

  雖然沒有電燈,不過依著月光,朝田還是可以稍微辨認出廚房的位置,以及霧島臉上不舒服的神色。

  他站起身要去廚房,霧島緊抓著他的手臂,微微的發抖。

  看了他一眼,朝田的手覆住他的手。「我去廚房就回來。」

  「……嗯。」霧島鬆手。

  朝田摸黑走去廚房,幾秒鐘之後傳來沖泡東西的聲音,然後腳步聲從廚房回到客廳、回到霧島身邊。

  他給霧島一杯暖暖的東西。

  輕輕喝了一口,他皺眉。「牛奶?」

  身旁的位置凹陷下去。「現在喝咖啡不好,喝這個你會比較平靜。」

  倒也不是真的討厭杯中的白色液體,只是習慣了,小小的鬧彆扭而已。

  一點一點將杯中的東西飲盡,這段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直到喝完的杯子放在桌上發出叩的一聲。

  「好多了?」朝田詢問著,順便將人拉過來一些。

  「嗯。」霧島打了一個小小的哈欠。

  沒有多說什麼,朝田起身,牽著他走向臥室,幫著他上床,自己從另一邊上去。

  「我們沒有洗澡呢。」一邊說著,一邊貼近對方。

  「明天再說。」有力的手臂溫柔的抱著。

  霧島微笑。

  有這個男人在,即便沒有月光,他也無懼。

  因為他會永遠守護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