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醫龍】遺忘 //朝田x霧島





  時鐘的指針一點一點的向前走,桌前的人手中的筆沒有停過,鏡片後的眼神非常認真。

  臨時從美國被叫回北日本醫大,時間既緊湊又忙碌。沒有拜訪的時間,霧島只能匆匆的傳個訊息給在明真的男人,告訴他自己人在日本的消息。

  明明距離已經縮短了,卻沒有辦法見面,霧島有點失落。

  想再看到那身白袍、白袍底下永遠不變的T恤、高大健壯的身體、總是直視自己的雙眼、注視時很溫柔的眼神…

  ──あいたい。

  好想見他,可是目前的情況卻不允許自己這麼做。

  眼下也只好努力做事讓自己不去想。

  如果提前結束,說不定就有時間可以去找他了。

  想至此,霧島不自覺露出微笑。

  重新打起精神,他繼續埋首於工作之中。

  時間繼續向前走。

  ※ ※ ※

  一直到深夜才告一段落,霧島身子往後一仰,靠著椅背,呼出一口長長的氣。

  他看著桌上還未處理完的東西,臉上不禁露出苦笑。

  「看來是不可能了呢。」

  他整理整理桌子,然後撈起掛在衣帽架上的西裝外套穿上,剩下的東西打算明天再來處理。

  反正都是不可能了嘛。

  原本他希望能夠今天把事情趕完,明天到明真去見那個好久不見的男人,只是沒想到做的時間比自己預計的時間還長上很多。他待在日本的時間只有這短短兩天,想再延長一天都不行。

  他透過大玻璃窗看向窗外。雖然夜已經深,但還是看的見一片燈海。自己臨時下塌的飯店也看的見,只是他沒有欣賞的心情,因為在那裡面,並沒有他想見的男人。

  很想、很想哭,可是不行,因為他是霧島軍司。

  外人眼中的霧島是不敗的、是有野心的、是堅強的,『做不到』這個詞彙是不可能在他的字典裡出現的,所以他必須展現出眾人眼中的『霧島軍司』讓大家看。

  很累,可是必須。

  踏出大樓,他隨手招了一台計程車坐進後座,頭靠在玻璃窗上搖搖晃晃。

  ※ ※ ※

  付了車錢下車,他疲憊的走進飯店電梯。

  偽裝也快到了極限。

  再一下子就好了…

  到達十一樓,電梯門打開。視線只看著地上在走路,他繼續拖著疲憊的身體步向自己的房間,心中默數著房門號碼。

  到達自己的房門口,一雙有點熟悉的腳擋在那裡。他抬頭一望,愣住。

  朝田龍太郎。

  霧島什麼也說不出來,只能愣愣的看著。他沒有必要問為什麼他會在這裡、或是他為什麼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自己怎樣也捉摸不定的。

  嘆氣,朝田取走他手上的電子卡替他開鎖,然後拉著人家進去房間。霧島只能呆呆的任人拉著走,一時半刻還回復不過來。

  直到朝田在耳邊輕輕一聲「軍司」,他才恍然回過神。

  「為什麼…」話還沒說完就被迫暫停。

  抱著對方,朝田給他一個深深的吻。熟悉的感覺和溫度,是霧島知道的『朝田龍太郎』。

  吻持續著,直到霧島抓著他的手告訴他快喘不過氣才停止。兩人額貼著額,霧島緩緩喘著。

  「生日快樂。」

  再度愣住。

  看了看日期,他才發覺到這件事。他不記得自己已經多久沒有過生日,為了達到他要的地位,他捨棄了很多東西。

  這便是朝田的細心。

  眼前的男人為了這件事,甘願從明真一路趕過來、站在那裡直到他出現。

  只為了一句『生日快樂』。

  如果他今天沒有回到這裡過夜,朝田是否會在這裡站上一整夜?

  抓著男人的手越來越緊。

  霧島低頭,不想朝田看到他此刻的表情,但也只有在這個男人面前,才有這樣的『霧島軍司』。

  貼著朝田的胸膛,霧島很沉默。

  朝田擁著他不發一語。他知道,這時候任何話都別說最好。

  胸前的衣服有溼潤感,還有霧島不時大聲的吸氣。

  朝田還是什麼也沒說,靜靜的抱著。

  這樣便足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