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57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黑執事》jouer un mauvais tour //塞巴斯欽x謝爾




  年輕的主人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朝自己的臥室走去。不知道為什麼,吃過晚餐之後就一直想睡覺,而且體溫有一直有升高的趨勢。

  原因就是晚餐的飲料。

  這幾天夜晚比較寒冷,所以塞巴斯欽都以能使身體溫暖的飲品為主,而今天的飲品是牛奶加上少許的白蘭地。

  不過執事沒有喝,僕人當然也不敢和他說──白蘭地不小心加過量的事情。

  主廚巴爾德在調好飲料之後並沒有馬上端上桌,因為塞巴斯欽指示他不用那麼快拿出來。而在這之後,他就開始做自己的事,連梅琳進來都不曉得。

  用餐已經稍微告一個段落,所以塞巴斯欽讓她去把飲品拿過來。巴爾德在做完之後也沒整理,一整瓶的白蘭地就擺在調好的牛奶旁邊。梅琳不曉得,以為牛奶還沒調好,就逕自打開到進去,而且還不少。

  巴爾德要阻止她已經來不及了。

  眼下沒有時間可以重做,只好硬著頭皮端出去。還好塞巴斯欽沒發覺、謝爾也沒有特別注意,就這樣整壺都喝下去了。

  他就這樣昏昏沉沉的回到臥室。

  謝爾咚一聲倒在床上,捲著被子在床上滾來滾去。

  腦袋覺得特別沉重時,腦筋就會開始想搜主意。

  喜愛玩遊戲的小孩,眼神閃著惡作劇的光芒。

  ※ ※ ※

  穿著一身黑的執事拿著點上三支蠟燭的燭臺,敲了敲房門。「少爺,我來替您更衣了。」

  房內沒有回應。

  塞巴斯欽揚起一邊眉毛,自己打開門進去。「失禮了。」

  小少爺像蝦子一樣裹著被子縮在床上。

  細細嘆口氣,他走過去,彎下身,搖了搖謝爾。「少爺,請起來,您還沒有更衣。」

  「塞巴斯欽…」被子中伸出一雙手,勾住塞巴斯欽的脖子。

  被子滑落,小小的身體露出來,碧藍色的眼睛直視著塞巴斯欽如紅寶石般的雙眼。在月光的照耀之下,雪白色的肌膚更顯潔白。

  「少爺,您這樣會感冒的。」絲毫不為所動,他伸手拉起一旁掉下來的被子。

  謝爾勾起一抹笑。「那,你可以用你的身體溫暖我啊。」

  拿被子的手僵了一下。

  雖然自家主人的言行舉止本來就有點異於常人,可是現在這種狀況已經跳脫『異於常人』的範圍,變成『不正常』了。

  拿過被子,謝爾把自己包起來,只露出一些身體。「你不要嗎?讓我感冒可是執事的失職喔。」

  看著他好一會,塞巴斯欽坐在床邊,伸出一隻手抬起他的下巴,淡笑。「少爺希望我怎麼做呢?」

  雙手再度勾上他的頸,謝爾貼近對方的臉。「抱我。」

  「遵命。」塞巴斯欽一手摟著他的腰,一手輕輕劃過那小小的、略顯蒼白的嘴唇,然後吻上。

  呆呆的讓人家吻了半分鐘之後,謝爾的眼睛突然睜大,雙手用力推著他。

  他只是想逗逗塞巴斯欽,然後看他會不會有一點不知所措的反應,誰知道他家的執事竟然聽話到這種地步。

  根本就不是『執事』而是『忠犬』。

  「嗯唔唔!」謝爾用力掙扎。

  抓著兩隻不聽話的手,塞巴斯欽鬆開唇,微笑。「少爺不是希望我這麼做嗎?」一邊說著,一邊將人輕輕壓在床上。

  謝爾直冒冷汗。「我…我只是…」他怎樣都不敢把『好玩』兩個字說出口。

  自己的執事卯起來有多可怕,自己最知道。

  沒有追問,塞巴斯欽彎下身,落吻在謝爾潔白的頸項、鎖骨,一點一點往下移。

  「賽…賽巴斯欽…快住手…我不要了…」他覺得癢癢的,不太舒服。

  「您的身子還很冷呢。」賽巴斯欽讓他背著自己,伏在謝爾耳邊說著,一隻手在背上來回撫摸。

  謝爾緊抓著床單,微微打顫。

  突然一個有點冰涼的東西落在他身上。他還沒意識到是什麼東西,就被拉起來。

  站在自家主人身後,賽巴斯欽抓著他的手塞近那個東西──謝爾的睡衣──的衣袖裡面,然後轉過來扣釦子。「請不要再玩這種遊戲了,您會感冒。」

  謝爾噘著嘴,頭轉到一邊,臉上有微微的紅暈。

  微笑著,讓小少爺躺下之後拉上被子,把窗簾也拉上。「那麼,少爺晚安。」

  「晚…晚安。」謝爾把被子拉過頭頂,他還是很不好意思。

  微微一鞠躬,執事退出房間。

  ※ ※ ※

  靠著門板,賽巴斯欽又露出笑容。

  「剛才就這樣繼續下去會怎樣呢…呵呵…」

  舉著燭臺,他步離房間。

  哎呀…剛才好像留下了痕跡在脖子上…

  他笑。

  反正也不關我的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