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醫龍】MISSING YOU //朝田x霧島





  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環境,他卻一點都不想踏入。

  冰冷的門矗立在他面前。穿過這扇門,在這之後的,是他最不想看見的東西。

  插在口袋內的手在發抖。

  到現在他還是不願相信。

  那通電話所傳達的訊息,他寧願相信只是個惡劣的玩笑。

  門開啟,平台上放著一具白布蓋住的遺體。站在旁邊的人揭開一部分的白布,露出一張平靜且熟悉的臉。

  霧島退後,靠著牆蹲下來、雙手抱頭。

  下意識的逃避。

  從小失去父母的關愛,除了唯一的家人美紀,他最後可以依靠的人最終也走了。

  心在尖叫。

  ────龍太郎!!

  ※ ※ ※

  「龍太郎!」霧島驚醒,背上都是冷汗。

  望了望四周,確定這裡是自己的房間。床邊的電子時鐘顯示著『12:05 a.m.』。

  「夢啊……」他坐起身揉了揉鼻樑,還有些驚魂未定。

  霧島作這種夢並不是沒有根據的。事實上,他的確有這樣的擔憂。

  自己受了傷、復原出院之後,朝田再度回到了萬人醫療隊,繼續為了拯救更多的人而運用他高超的醫術。

  萬人醫療隊所待的地方都是戰亂區域,身處在危險地帶的醫生們隨時都有丟掉性命的危險。霧島偶爾會在電視上看到有醫生被誤殺、踩到埋在地下的軍火身亡,或是因為救治某些傷患而感染疾病去世。

  每當他看到這種新聞,心就像是糾結在一起一般疼痛。

  他好害怕,害怕看到出現在新聞上的名字是他最想看到、卻又最不想看到的名字。

  縱使擔心,阻止的話自己當時卻沒能說出口。

  朝田有自己信念,為了這個信念,無論是誰都不能阻止。

  正因為知道,所以才沒有辦法阻止,只能在離去前說一句『千萬別死』。

  如今已經過了一段時間,朝田至今音訊全無,霧島也不曉得要怎樣才能聯絡到他。

  因為擔心,他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睡好覺,現在又作了這樣的夢,睡覺什麼的早就拋到腦後去。

  他很想馬上知道朝田的情況,以消除心中的不安。即便得到的消息是朝田真的發生不幸,至少不會比現在在這裡胡思亂想來的擔心。

  但是眼下要怎樣才知道?他不曉得。

  霧島躺回床上。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那麼不安過。

  他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朝田的影子。

  一雙溫暖的手從後方環住他,有點黝黑的大手。愣了一下,霧島緩緩轉頭,熟悉的臉孔對著他淺笑。

  「…朝…田?」霧島不知道他何時出現的。

  即使私底下自己都喊著『龍太郎』,面對本人時還是很害羞的說不出口。

  朝田稍稍收緊雙臂。「睡吧,軍司。」

  「嗯…」抓著他的手臂,霧島沉睡。

  ※ ※ ※

  隔天早晨,七點半的鬧鐘喚醒霧島。迷迷糊糊的伸手按掉鬧鐘,發呆一陣,接著才想起似乎少了什麼。

  他轉身,旁邊並沒有半個人。正確來說,並沒有曾經有人的跡象。

  回想了一下,霧島自嘲似的笑起來。

  自己沒有帶朝田來過這裡,他又怎麼可能出現?

  不過都是夢而已。

  「哈哈…我真是……」餘下的話語化為哽咽,床上出現幾滴水漬。

  從來就不知道,自己可以思念一個人這麼嚴重。

  好想見他、好想馬上到他身邊去,即便只有一下子也無所謂,只要能見到朝田…

  手機大肆作響起來。

  深呼吸幾口,他打開手機。「你好。」

  「軍司?」熟悉的聲音傳到霧島耳裡。「抱歉忙到現在才打給你,這裡不管什麼時候都有無數個傷患送進來,好不容易抓到一點空閒……」

  剩下的話霧島沒有聽清楚。無數的不安和想念,在聽到朝田聲音的一瞬間都化為眼淚。他掩著嘴,不讓話筒的另一方聽到自己的哭聲。

  「軍司?你在嗎?」遲遲沒有聽到回應,朝田很疑惑。

  「唔嗯…」霧島含糊應了一聲。

  「…你在哭嗎?」

  聽到對方這樣詢問,他已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眼淚不停往下掉。

  「抱歉,讓你這麼擔心。」朝田語氣放柔。「我一定會回去的。」

  「嗯……」

  這時有人在大聲呼喊朝田。「嘖…對不起,我得掛了,有空我就會打給你…」

  「等…等等…」霧島的聲音帶著哽咽。

  「嗯?」

  有句話,霧島想說的,總是沒能說出口。

  「…我愛你,龍太郎。」

  另一端沉默了一下,接著傳來小小的笑聲。「嗯,我也愛你,軍司。」

  對方收線。

  掛上手機,霧島擦乾眼淚。

  朝田一定會回來的,他堅信不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