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57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醫龍】The Goal //朝田x霧島





  早上十點整,機場大廳到處都是趕飛機的人,或是替人送行的人。

  只是這些聲音都傳不進他們的耳裡。

  霧島手上提著簡單的行李,鏡片後面的眼眸帶著些許笑意;朝田穿著一件大外套,眼神淡淡的、有點失落。

  「別這樣看我。」霧島微笑。「吶,你的手。」

  「………」沒有多問什麼,朝田伸出一隻手。

  霧島的手指輕輕描繪著這雙有點黝黑、粗糙的大手,輕嘆。「你的手,果然是適合外科醫生的手呢。」

  微微挑眉,朝田覺得眼前的人的判斷方法很奇怪。「手不就是手?」

  他搖頭。「你的手指比起一般人來的長,所以更能掌握手的靈活度。況且你的手較敏感,可以只用一半的時間完成手術。」手指依舊描繪著。「這雙手,是上帝給你的最好的禮物。」

  冒著被扁的危險,朝田伸出另一隻手,輕探霧島的額頭。「…嗯,沒有發燒。」

  「當然沒有。」霧島有點生氣的撥開他的手。「只是在想,你用這雙手救了我。」說這話時有些靦腆。

  聽了這番話,朝田馬上把頭轉到另一邊去,不讓他發現自己在笑,只是雙肩可疑的抖動早就讓對方看的一清二楚。

  不明白這句話哪裡好笑,鏡片後面的眼眸毫不客氣的瞪著他。

  不過手依舊沒有放開。

  似乎是笑夠了,朝田把頭轉回來。「你變了。」

  「我變了?」彷彿在說『這是理所當然的』的口氣。「因為還比不上你,所以我正在美國努力的學習。為了追上你,這是必要的。」

  朝田微笑。「嗯,我會等你。」

  大廳響起登機的廣播。『搭乘十點五十分,飛往美國紐約的旅客,請開始到您所屬的櫃檯辦理登機。』

  「吶,在我追上你之前…」霧島緩緩開口。「你要補償我什麼?」

  稍稍靠近一些,朝田微微俯下身,距離近的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氣息。「你希望我補償你什麼?」

  挑了沒人看得見的角度,霧島微笑。

  朝田嘆氣,他實在是對這個講話愛拐彎的人沒輒。輕輕抬起對方的下顎,朝田微暖的唇覆上霧島略為冰涼的唇。

  抓著他的衣服,霧島貼近對方,想記下來自男人身上、只能屬於自己的氣味。朝田伸手摟住,讓對方能更貼近自己一些。

  「…真想叫你別走。」這樣說著的朝田,一點都不像平時的『朝田龍太郎』。

  「不是說了要等我?」霧島笑著看眼前這個大孩子,很故意的挑人家語病。

  只是,都不想分開。

  「……都這種時候還挑我的矛盾?」

  他只是微笑著搖頭。「我該走了。」看著自己手上的機票,淡淡的說著。

  不想放手,朝田的雙臂收的更緊。

  「別走。」受夠了只靠著郵件和簡訊聯絡的生活,好不容易才見到了對方,不想他就這樣走。

  最好是就這樣錯過了班機,那樣他便不用走了。

  「不只你等我,我也會在美國等你。」這樣說著的霧島,是在某人面前才會出現的『霧島軍司』。

  並不是不留戀,只是自己心中已定下了一個目標。唯有達到那個目標,才有和對方在一起的資格。

  深吸一口氣,朝田鬆手。「我會去找你。」

  他知道,霧島已在心中對自己做了一種要求。為了讓他實現這個要求,再不願也得放手。

  「那,下次見了。」細細刻畫著對方的臉孔,霧島說著。

  「嗯…再見。」朝田輕輕握著他的手。

  冷不防地,霧島向前,在朝田臉上留下一個吻,接著掙開那隻手,轉身離去。

  要是再繼續和男人面對面,自己可能真的就不走了。

  呆愣在原地好一陣子,直到那個穿著西裝的背影走遠,朝田才回過神。

  摸著被親吻的地方,朝田淡淡的笑起來。

  「……真是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