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醫龍】Sleepless //朝田x霧島




  不大的地下室飄散著酒香。
  四周的木架擺滿一瓶瓶的紅酒,從上面的年份便可知道價值不菲。
  即使如此,地窖內還是來了不少的人,每人手中都拿著裝了少許紅酒的杯子。

  「真沒想到,在日本也能喝到這樣的好酒。」
  戴著眼鏡的男人微微一笑,這樣說著。

  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霧島將杯子舉至眼前。
  並不是端看杯裡的紅酒,而是隔著杯子,看著在他對面、一臉不安的人。


  甫回到日本的霧島,在踏入久違的醫局時,被人塞了兩張品酒卷。
  因為身分問題,霧島經常出入飯店和人談公事,免不了要和人吃飯。
  ────在飯店吃飯,喝酒是正常的。

  自己在家時,則是為了入眠而喝酒。

  拿到兩張品酒卷的霧島,很『理所當然』的將其中一張塞進某外科醫生的手裡。
  身為醫生,朝田很想告訴霧島「喝酒對身體不好」但是說不出口。
  ────自己也會喝酒,有什麼立場說人家?


  環看四周,朝田嘆一口氣。
  這個地方對霧島而言簡直是天堂。

  他很想馬上帶著那位喝酒人士離開現場,可是沒喝夠霧島是不會走的。
  當然,丟下對方自己先走這種事他是絕對做不到的。
  既然和人家一起來了,那麼就有保護的義務。
  不過霧島要是喝醉了,說什麼都要把人帶走。

  「早知如此應該把那兩張品酒卷扔掉…」
  似乎有點懊悔的說著。

  「朝田,不喝嗎?」
  霧島朝他舉杯,臉上有淡淡的紅暈。

  朝田搖頭。
  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不然誰來看好他?

  「你不喝的話,我可要整瓶喝光了。」
  語帶威脅的,指指桌上的那瓶紅酒。

  朝田大驚失色。
  ────讓你喝光了還得了?
  他無奈的拿起另一個空酒杯,到了一些紅酒。
  「我喝。」

  「不可以喝太快,要慢慢的…」
  語尾含糊不清。
  看著男人的視線有點模糊,好像看到了兩個。

  正要觸到嘴唇的杯緣離開唇邊。
  「軍司,你喝醉了。」
  看著越來越紅的雙頰,朝田的眉頭越來越緊。

  「我沒醉。」
  霧島微笑。

  「那,這是幾?」
  朝田伸出一根手指。

  「想跟我玩嗎?當然是一。」
  酒杯搖晃。
  「因為有兩個你,所以是各有一根手指。」

  朝田無語。
  ────答案對了,可是理由不正確。
  「…軍司,我們回去吧。」

  「你要陪我喝。」
  霧島開條件,不然以後可喝不到這樣的酒了。

  「好。」
  朝田一口答應。
  ────在家裡的話,怎樣喝都無所謂,只要別讓人衝出家門就行了。

  「回你家。」
  這樣說著,想站起來卻使不上力。
  霧島抬頭,看著朝田微笑。

  知道他的用意,朝田將霧島的手讓過頸後,自己一隻手繞到他背後扶著。
  他的腳使不上力,所以兩人只能慢慢走。

  ────在到家之前是無法安心的。

  ※ ※ ※

  熟悉的海潮聲在耳邊響起。
  熟悉的沙灘觸感自腳底傳來。
  這裡是令霧島懷念的地方。

  一手扶著霧島,一手打開門。
  朝田讓他坐在床上,然後倒了一杯水。
  「喝吧,清醒點。」

  「謝謝…」
  伸出手,卻怎樣都碰不到杯子。
  不知道是喝酒的關係、還是想睡的因子作祟,抓不準該有的距離感。

  嘆息聲傳來。
  「都醉成這樣了還想繼續喝…」
  坐在霧島身邊,讓對方的頭稍微揚起,朝田一口一口的餵著。

  一口一口的喝著,鏡片後的眼眸看著男人。
  依然沒變的五官,此刻顯得有些凝重。
  「喝酒可以幫助睡眠呢。」
  像是在辯解什麼似的。

  朝田沒有說話,靜靜的讓霧島將水喝完。
  把空水杯隨意擺在一旁,然後看著眼前還有些醉意的人。
  必須靠酒精入眠這件事令他擔憂。
  「有什麼事令你心煩?」

  「並沒有什麼令我心煩的事。」
  霧島微笑以對。
  ────失眠的理由,他難以啟齒,尤其是對這個男人。

  「那,就是有其他原因。」
  伸出手,撫著紅暈稍退的臉龐。
  朝田的雙眼直直看進他的瞳孔,就像想看出什麼一般。

  「你說呢?」
  不直接回答,而是反問對方。
  霧島總喜歡讓別人猜答案,在這個男人面前更是如此。

  朝田的大腦運轉一分鐘。
  「……不知道。」
  揣測心理和手術不一樣,並不是說一就一定是一。
  即使擁有『神之手』,也是無用武之地。

  「真的猜不出來?」
  嘴角勾起弧度,明顯的明知故問。

  「告訴我吧。」
  一邊說著,一邊將人攬進懷裡。
  ────想用自己的體溫溫暖他。

  「你。」
  小小聲的,嗅著熟悉的氣息,吐出一個簡單的字。
  ────不知從何時起,沒有熟悉的氣味便無法入眠。

  微微愣了一下,然後勾起一抹笑。
  「那麼,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摘下霧島的眼鏡,這樣說著。

  很自然的,霧島接上男人的唇。
  輕輕的碰觸,有些依戀。
  ────想帶走他的溫度。

  「晚安。」
  親吻結束的瞬間,在耳邊悄聲說著。

  ────或許,今晚不會失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