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仙四】劍 //紫英x天河

  早課時間,慕容紫英拿著名冊對照到場的人,確定有無人缺席。

  當他點到其中一個名字時,特別將整間屋子環視一遍。
  很不幸的,那個被他特別『關照』的師侄並沒有出現。

  「………」
  默默的放下名冊、闔起,他決定等早課結束之後再好好的處罰。

  「入派以來,竟不見上過一次早課,像什麼話!」
  俊秀的臉浮現可怕的怒意。

  ──雲天河!

  ※ ※ ※

  殊不知大禍臨頭的天河還在床上睡覺。

  隱隱約約,他好像聽見有人叫他。
  「…天河…」

  「唔嗯…」
  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見一抹熟悉的人影站在床邊。

  「雲天河,還不起床!」

  嚇了一大跳,他立刻從床上跳起來。
  藍衣、長髮的青年怒視著他。

  「是紫英啊…」
  他抓抓頭,打了一個哈欠。

  忍下揍他的衝動,紫英緩緩的開口:
  「…昨夜特別叮囑你要上早課,如今早課時間已過,看看你在做什麼?」

  「咦?!我又睡過頭了…」
  天河雙手抱頭蹲下來。
  「早知道就不要熬夜保養劍了…」

  保養?
  紫英看向放在床邊那把帶著寒氣之色的長劍。
  天河當初帶上山的寶劍──『望舒』歸還給崑崙派之後,他便打造了一把劍贈送給他,由天河自己命名為『天河劍』。

  端起劍細看,上面沒有任何灰塵,連一絲傷痕也沒有。
  「…你自己保養?」

  「對啊,因為我都不懂,所以有去問其他人。」
  天河不好意思的抓抓頭。
  「那個…你說要善待它的,所以我沒有拿來打獵或是砍柴…我很少用的。」

  難怪沒有半點痕跡。
  紫英指尖輕撫劍身。
  「…因正當用途而留下痕跡,不就是善待它的方式嗎?」

  「咦?」
  天河聽的一頭霧水。
  這顆構造簡單的腦袋不能理解太艱深的句子。

  紫英放下劍,背對著他。
  「…今日暫且不作處置,日後再犯便罰你至思返谷思過到子時。」

  「又要去?!在那裡好無聊,沒事可做、肚子餓又沒東西吃…」
  天河像做錯事的孩子一般低下頭。

  「既然知道,還不知悔改?」
  紫英嘆氣,步出天河的房間。

  「為什麼每次做錯事都要去那裡?又沒有野豬讓我獵…」
  他百思不解。
  不過令他感到最奇怪的,就是紫英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不生氣了。

  「雲天河!發什麼呆,還不跟上!」
  紫英赫然再度出現在門口。

  「啊,是!」
  他連忙抓了劍跟上去。

  這顆鈍腦袋大概永遠不會理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