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殊傳說】雙馬尾  //冰炎x夏碎


  黑館,某殿下的房間--

  有著銀色長髮、前額處一撮紅的某黑袍,一臉防備的瞪著眼前的人,站在房間窗戶前,準備隨時要跳窗逃生。

  有著黑色長髮的某紫袍,笑吟吟的看著面前的黑袍搭檔,手上拿著一個木製的小盒子。

  「吶,冰炎,說好的,不可以逃喔。」

  「……你先告訴我那盒子裡面是什麼東西。」

  夏碎嘆了一口氣。「說了你就要逃走了,除非你從窗戶邊移開。」

  「不可能。」他給了簡短三個字。

  「那我就不能告訴你。」他微笑。

  兩人繼續僵持下去。

  讓我們把時間拉回幾天前。


  ※ ※ ※


  二年級A部的班會時間,大家正在商討鬼屋的內容,以及由誰擔任什麼角色。

  很快的決定好角色內容之後,負責服裝的小組就離開教室,找別處去討論衣服製作。

  夏碎的地藏王沒什麼困難,所以他倒不擔心服裝上會有什麼問題。

  他看著那些人走出教室,再看了看一旁做自己事的黑袍搭檔。

  他似乎一點也不認為自己的盔甲會有什麼問題。

  「我覺得,有很大的可能性,你的盔甲會送去給矮人族做。」

  聽到這句話的冰炎抬起頭。「?」

  「就重量來說,精靈族或是妖精族所製作的盔甲的確非常輕盈,但是如果要表現出你的角色的盔甲沉重的樣子,那就遠遠的不夠看了。」他微笑。「畢竟,矮人族可是用純鐵去打造的。」

  聽完以上的分析,冰炎用一種『你發燒了吧』的表情看著夏碎。

  「再怎麼重我相信你也是可以走的動。」他說。「不然我們來賭賭看吧,輸的人就要讓贏的人做一件事。」

  「可以。」他冷哼一聲。

  之後,到了學園祭的當天早上,被某人挖起來試穿衣服的冰炎,臉色非常不好看的瞪著那套重的可以的盔甲,站在旁邊的夏碎笑的非常開心。

  不過礙於很接近某位學弟來借浴室的時間,夏碎很好心的把處罰移到學園祭結束之後再說。

  然後,就是我們上面所看見的事情。

  兩人僵持了快三分鐘。

  「冰炎,說好的你不能反悔。」

  「你讓我知道裡面是什麼我就不會反悔。」

  你當然不會反悔,因為你會馬上從窗戶跳出去。

  「……冰炎,如果你不坐下,那麼我可以保證,你以後出任務都不會太平和。」裡人格發動的夏碎,用一種很平靜的語氣陰陰的說著。

  「…………」沒有想到自家搭檔會發出最終警告,他只能安份的坐下來。

  夏碎非常開心的走到冰炎身後,把他綁馬尾的髮帶拉下來。

  他打開木盒,裡面有一只漂亮的梳子,和一些綁頭髮用的帶子。他很正常的拿出梳子替冰炎梳好頭,接著開始他的整人行動。

  細長的手指從長髮中間劃開,然後將銀色的長髮分成兩半。夏碎先抓著其中一半,小心翼翼的抓成馬尾的樣子,然後拿出髮帶紮好,接著對另一半重複一樣的動作。

  完成之後,他將梳子收回木盒,結束。

  「要不要照個鏡子啊?」夏碎的語氣微微顫抖。

  冰炎瞪了在憋笑的友人一眼,表情非常的不爽。

  打死我都不會照鏡子!

  夏碎在冰炎的頭兩側各綁了一束馬尾。

  要不是那位黑袍人士的表情臭到一個極致,就某方面來說,綁這樣還滿可愛的。

  表情非常難看的冰炎伸手要將髮帶拆掉,一轉頭正好對上某位學弟的視線。

  方才夏碎進來時只是將門推了一下沒有關好,所以有事找學長的漾漾很自然的就推開門進來。

  然後,看到了他畢生最不該看見的東西。

  發現自己進來的時機非常不正確的漾漾,打算馬上一二三轉頭當作什麼都沒看到。

  「褚…」一手拆掉頭上的髮帶,冰炎另一隻手搭上學弟的肩膀。

  漾漾只覺得冷風颼颼。

  學長!我剛剛什麼都沒有看到!!真的!!!

  「太遲了。」

  無視眼前學弟的尖叫,殺人鬼抓住他的領子拖進房間,關門,鎖上。


  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沒有其他人知道,只知道隔天在醫療班醒來的漾漾打死都不敢回想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