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殊傳說】Irreplaceability //蘭德爾x尼羅

 

 


  如果說,世界上有什麼東西可以讓蘭德爾驚訝,除了自己的管家請辭,再多沒有。因為在他驚訝到之前,尼羅會早一步把事情給處理完畢。

  因此,今天他首次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做驚訝,連站在身邊的管家也不例外,原因是他並沒有預料到。

  一個穿著全黑的女僕站在蘭德爾的桌前,手指用力的指著旁邊的尼羅。


  「尼羅!我要挑戰你!」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喀噹一聲,蘭德爾手中的叉子落在盤子上。


  ※ ※ ※


  「你的管家終於要換人了嗎?」某位無良黑袍這樣說著。「尼羅當你的管家真是太萬能了。」根本就是黑館的管家。

  好像是要印證那句話一般,尼羅安靜的從某處生出一大盤餅乾放在桌上、替所有人的杯子倒滿茶之後走到蘭德爾旁邊站定。

  「我想尼羅的地位是很難被撼動的。」賽塔微笑說著。

  「如果沒有尼羅,可能會覺得哪裡怪怪的。」安因笑笑的喝了一口茶。

  「不要詛咒我。」蘭德爾哼了一聲,晃著杯子裡的不明紅色液體。

  大家像在聊天一般你一句我一句。

  漾漾默默的看著這一群黑袍(其中一個不是)。

  沒有人覺得為什麼會有人要挑戰吸血鬼的狼人管家嗎?

  這太奇怪了吧!

  冰炎看了他了一眼。「聽說是蘭德爾他家那邊送來的,說是只有一個管家不夠,多一個人也多一雙手,而且女孩子比較細心,會有很大的幫助。」

  「那…一起共事就好了不是嗎?」

  「因為那個女僕看尼羅太能幹不順眼所以想幹掉他。」

  ………我還能說什麼。


  ※ ※ ※


  「主人早安,您該起床了。」溫和的男中音自蘭德爾的床邊響起。

  蘭德爾掀開被子的一角,看到的是自家管家站在旁邊,手上拿著今天要穿的衣物。

  「嗯…你早。」他站起身,尼羅很快的走到他身旁替他更衣。

  換好衣服,蘭德爾對著鏡子稍微梳了梳頭髮,隨口一問:「今天的早餐是什麼?」

  正在摺被子的雙手稍微停頓了一秒,然後默默的繼續動作。

  蘭德爾從鏡子中看見他的眉毛豎起來。

  最近會令他生氣的事情,蘭德爾只想的到一件,而且是嚴重威脅到尼羅的唯一一件。稍微咳了幾聲,他盡量放平語氣讓尼羅不會覺得自己被主人質疑。「早餐不是你準備的?」

  已經收拾好床舖的管家表情僵了一下。「……非常抱歉,是我的失職。」

  「沒什麼好道歉的。」他揮揮手,然後打開房門走到用餐的房間去。

  家裡送來的那位黑衣女僕正忙碌的將餐車上的菜餚一盤盤放上桌,每一盤所用的食材都是頂級的,在裝盤擺飾也一點都不馬虎。

  蘭德爾站在入口處發楞。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女僕在食物上面所花的心思可以和尼羅相比,甚至略高一籌。而看到這個狀況的尼羅,臉色不太好。

  「啊,主人早安!」發現站在入口處的人,她放下手上的東西,行了一個九十度的禮。

  「…早。」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請主人快來用餐吧。」她拉開椅子。

  別人都替你拉椅子了也不好拒絕,蘭德爾就坐下開始用早餐。

  那位女僕推著餐車離開時,對尼羅擺出勝利的笑容。後者面無表情的走到他的主人後方站定。

  就算受到別人的挑釁,也要以自己的工作為優先,這就是身為管家的職責。

  蘭德爾默默的用餐。他知道,家裡不會沒事就以『多一個幫手』的理由隨便送來一個女僕。在老一輩的認知裡,吸血鬼和狼人是不能永久共存的,因此才會想出這種方法要把他身邊的狼人管家逼走。

  但是就像賽塔曾經說過的,『尼羅的地位是很難被撼動的』,最後到底誰留下還是取決於他自己。

  用餐完畢,他起身離開房間,尼羅馬上走過去收拾餐具。

  收起盤子時,手的動作稍微停頓了一下。

  吃東西向來不剩下的主人,剩了一些東西在盤子上。


  ※ ※ ※


  這樣不平靜的日子持續了一段時間。

  家裡送來的那位女僕總是非常認真的工作,意即『非常認真的搶尼羅的工作』。一開始只是三餐,後來慢慢連打點房子的事務都讓人給搶去了。

  到目前為止,尼羅的工作就是早晨喚醒主人、替黑館的眾人準備點心(雖然這好像不是分內工作)、整理自己放食物的地方,以及送主人上床。

  看來看去,自己真的在做的工作只剩下兩項。蘭德爾總是算準那位女僕不在的時候告訴他他要睡了,而他有多早起也只有尼羅清楚,因此才沒有被人家搶去。

  不過時間久了,作息時間也是可以自己看出來的。

  某天早上,出現在蘭德爾床邊的是女生的聲音。「主人早安,您該起床囉!」

  「……」蘭德爾掀開被子,看著站在床舖旁邊的黑衣女僕。

  她手上拿著蘭德爾的衣服,笑吟吟的說著:「請主人趕快換上衣服用早餐吧!早餐已經……」她的話還沒說完,蘭德爾已經衝出房間。

  正要打開門出去的尼羅,被一聲超大的『砰』嚇了一跳。他轉頭,看到自家主人一臉怒氣衝過來。「這是什麼意思!」

  他愣了好一陣子才了解蘭德爾想問的是什麼。他看了看蘭德爾,又看看在他身後的黑衣女僕,露出微笑。「有其他人代我喚醒主人,因此我正打算到黑館大廳去…」

  蘭德爾一把揪住衣領,把人大力的壓在牆上。「你給我聽好了,你是我的管家,不是這整個黑館的!」

  藍色的眼睛微微睜大,接著睫毛垂了下來。「…主人身邊,已經不需要我打點了。」

  蘭德爾覺得,眼前的尼羅似乎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落寞的感覺。鬆開揪著衣領的手,他轉身對著那個女僕。「妳該回去了。」

  「主人?」黑衣女僕眨眨有長長睫毛的眼睛。「您這是…在趕我走嗎?」

  「對。」他毫不客氣的承認。「我這裡有他就夠了,所以妳可以走了。」

  她似乎有點不服氣。「可是,我相信,我絕對做的比他好。」

  似乎是放棄了用嘴巴爭論,蘭德爾抓著尼羅的手把人拉到面前,當著第三者的面吻下去。被吻的尼羅僵在原地,動也不敢動,黑衣女僕也嚇了一跳。

  輕輕的離開對方的唇,蘭德爾抱著他,不讓別人看見尼羅現在的表情。「這樣,妳懂了吧?」

  世界上,有一種關係,是任何人都不能取代的。因為如此,對蘭德爾而言,尼羅是誰也不能取代的。

  「…是的,我知道了。」她轉身,一下子就消失在兩人眼前。

  確認人走了他才鬆開手,尼羅也恢復了正常的表情,不過他的大腦還在轉剛才那件事。「主人,剛才您………」

  蘭德爾用力的咳了一聲蓋住尼羅接下來的句子。「快來幫我更衣。」接著用很快的速度走回寢室。

  藍色的眼睛再度睜的大大的。不曉得是不是他看錯,他覺得看到他家主人的耳朵異常的紅。

  「害羞…嗎?」

  發呆了一下,他拾起微笑,走向寢室替因為自己的舉動而感到不好意思的主人更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