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字母】B:Bus Bay:巴士停車處

B:Bus Bay:巴士停車處

  ──不要給人添麻煩啊。

 

 


  窗外依舊浠哩浠哩下著雨。

  齋賀側躺在床上,包著一層厚厚的棉被,用著可怕的視線瞪著眼前的電腦螢幕。螢幕上一格一格的畫面,是設置在『黑街』各處的監視攝影機,用來注意在這裡活動的人的動向。不過攝影機是有死角的,因此也派了人四處巡視。

  但是這都跟他可怕的視線沒有關係。視線很可怕,純粹是因為背很痛,因此臉也很臭。臉很臭的時候,視線就同等於可以燒死人的雷射線。

  坐在這張床旁邊的長淵無奈的看著那張臭臉,心裡暗自祈禱不要有誰出錯才好。上次沒有人盯睄結果死了一堆人那件事,齋賀沒有管,倒是他自己把那個通報的人叫過來,狠狠的『教育』了一番。

  不過他知道,要是叫人的是這個看起來病弱的少年,那麼那個人恐怕直接進焚化爐了。而且那都只是以平常心去處理的情況,如果是今天這樣心情極度不好的時候……

  長淵嚥了嚥口水。

  連他都畏懼三分。

  「啊。」齋賀突然叫了起來。

  「怎麼?」長淵在心裡大叫不好。

  他默默的盯著螢幕,然後指著其中一格畫面,用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語氣這樣說著:「…『黑街』是不管在這裡的人賣什麼的,不過這個也太超過了吧……」

  看來不是誰怎樣了。

  長淵鬆一口氣,然後湊過去一探究竟。

  不看還好,一看差點爆笑出來。

  齋賀所指的那一格畫面,有一個攤子正販賣著一個柱狀物,頂端有一個圓圓的招牌。那是在全世界都可以見的到、大家都很習以為常的東西,只不過國家不同,形狀或許會有些不同。

  那個東西,叫做公車站牌。

  「…咳,我想是因為,最近金屬貴了吧。」長淵輕咳一聲擋住即將笑出來的衝動。「那種東西是鐵製品不是嗎?」

  「那種東西有誰要收…水泥孔蓋都比那個東西還有人要…」齋賀滿臉的黑線,點了點那個畫面放大。「嗯…?那個站名…好像是『黑街』附近的站牌…」他瞇起眼睛。

  長淵也看著畫面,證實確實是附近的站牌沒錯。他站起來伸了伸懶腰。「要去確認看看嗎?」

  「叫那些在四處跑的傢伙去看就行了。」

  「我想去買些東西,就正好去看看。」他說著穿上大衣,然後拿出替齋賀新買的大衣──內側一樣貼滿了熱敷袋──遞過去。「就當作是陪我走走吧。」他微笑。

  「…隨便。」他爬出被子,快手快腳穿上大衣。

  長淵非去不可的理由,除了買東西還有另外一項:他實在不想把事情交給連盯睄都做不好的笨蛋。


  ※ ※ ※


  兩人撐著傘,在離『黑街』幾十公尺的地方四處尋找,終於在一個街口附近的水泥地上看到一個黑色的洞,在那附近零星插著其他家公車的站牌。

  「所以就是這裡拔起來的吧。」長淵蹲下來看。

  「…我說,一般人徒手是拔不起來的吧…」齋賀靜靜的說著。「又不是每個人都和你一樣。」

  「我也拔不起來的噢。」他苦笑。「請你不要當所有的非人類都有無比的力氣啊。」

  「好吧,你只有吃東西時會快人一等。」

  「………我想,我們回到正題上吧。」

  兩人繼續研究站牌的洞。那個水泥洞周邊有些微龜裂的痕跡,四周也散落一些小土塊。這些跡象顯示了有東西從這裡被拔出來過,而那個被拔出來的東西是什麼,也不用他們動腦去想了。

  「會不會是要汰換新站牌,所以先將舊的用機械拔起來放到一邊,結果被那個人拿走?」長淵站起來動動雙腳。

  「那樣的話,新站牌應該也要上去了。」齋賀說著,推了推附近的站牌,不過一點動靜都沒有。

  他以為,或許是因為站牌放置在這久了,加上這裡的風也不小,所以是站牌鬆動倒落,或是被那個人不小心碰掉才會被拿走。不過鄰近的站牌也有同樣的年齡,卻一點鬆動的跡象也沒有,間接告訴他這個理論無效。

  長淵從他的動作就了解他在想什麼。「說不定臨時趕不出來,所以就先擱著,明天再來。」

  「在這裡猜也沒用。」齋賀縮了縮身體,皺著眉頭。「明天再看情況吧。」

  長淵點點頭,然後看著四周像在找什麼。「啊,在那邊。」說著就拉著人往一間醫療用品店的方向走。

  「要做什麼?」對於長淵的目的地他覺得很奇怪。

  「我在網路上打聽過了,醫療用品店有賣電毯這種東西。」他笑。「有電毯的話,你睡覺就會比較舒服了。」

  雖然齋賀睡覺時總是蓋著厚厚的棉被,但是畢竟會發熱的是人體不是被子,偶爾半夜碰到比較冰冷的地方,背部的疼痛瞬間就蔓延上來,令他常常睡不好。現在有了電毯的話,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

  齋賀似乎有點訝異他會注意到這個小問題。兩人是睡在一起的,不過他半夜驚醒時總是會注意不去吵到另外一個人。

  看來對方還是有醒來過,只是沒讓他曉得。

  「你真是…奇怪的死神啊……」他喃喃自語。


  ※ ※ ※


  裹著電毯睡覺的齋賀一覺到天亮。當他醒來時,長淵已經坐在沙發上,膝上擺著有監視畫面的手提電腦監看著。

  床上窸窣的聲響引起他的注意。「哎呀,早安。」他微笑,拿著電腦站起來,坐在他旁邊。「看來你昨晚睡的很好。」

  「嗯…謝謝你的毯子…」齋賀稍微挪動了一下身體,躺在他的腿上。

  「既然你醒了,那麼我們要辦正事了。」長淵這樣說著,語氣聽起來像是在憋笑。

  他一聽便知道是什麼事。「…那個公車站牌人士怎樣了嗎…」難道是又去拔站牌來賣了?

  長淵放大那個畫面。那個昨天搬著站牌來賣的人,今天攤子上的確是又多了幾支站牌在賣。更可怕的是,有人過去詢問價位。

  「………………」我只是隨便想想而已…

  「吶,你有什麼想法?」長淵雙肩不斷的抖動。

  「……那個去問價的是想買一支擺在家門口好搭公車嗎…」齋賀面無表情的,說出以上完全不符合形象的話。

  長淵已經沒辦法像上次那樣壓住想笑的衝動,大笑出聲。

  齋賀瞪他一眼,視線再度回到螢幕上。「幫我拿制服,他已經違反規定了。」

  他一邊大笑一邊走向衣櫃,拿出折疊整齊的衣物丟過去。「哎呀,這實在是太有趣了。」說著自己也換上自己的制服。

  黑街的制服是清一色的素面黑色長大衣,胸前用銀色繡線寫著『D.S.』──即Dark Street。所有的人員都要穿上制服,只有齋賀和長淵在必要時才穿上。和一般人不同的是,他們多了半罩式的銀色面具。一方面是為了區分,一方面是防止身分曝光。

  換上了衣服,兩人帶上幾個附近巡視的人過去。「老大,這個人沒有向登記處登記。」有人和登記處通過電話之後這樣回報。

  「就算他有登記,違反規定的東西也是不用補償什麼的。」齋賀一邊這樣說著,一邊和眾人走到那個賣站牌的人的攤子前。

  那個穿著舊舊的墨綠色夾克、戴著帽子的男人,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附近的攤販也都好奇的看過來。

  「根據『黑街法』,你所販賣的東西已經違反規定,因此將遭到驅逐的處分。我們會在你身上留下記號,並全數回收所販賣的物品。」齋賀用著沒有什麼感情起伏的聲音說著。「請不要做出任何反抗的舉動,並趴下、雙手抱頭。」

  男人似乎有點不知所措,一臉驚慌的看了看這些人,知道不要反抗或許會比較好,就打算乖乖的趴下去。

  「哎呀,請等一下。」長淵突然出聲喊住對方,滿臉笑意。「在你趴下之前我想知道,你是怎麼把這些東西拔出來的呢?」

  所有聽到這個問題的人都愣在原地,對長淵投以奇怪的眼光,包括齋賀在內。但是沒有人跟他說問這個的時機有點奇怪,因為大家也都很想知道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男人也愣了一下,然後露出奇怪的笑容,用有點沙啞的聲音回答:「你、你真的想知道?」

  「是啊。」

  「那麼、那麼……」男人怪笑一聲,然後突然衝向長淵。「我拔起你的頭你就知道了!」說著雙手的青筋爆起,抓向他的頭部。

  瞬間,兩顆子彈穿過他的脖子和太陽穴,在他碰到長淵之前終結了行動。男人的身體摔在地上,大量的鮮血從子彈穿過的地方流出。

  齋賀手上的槍口還冒著白煙。「活該你亂問。」

  他依舊微笑,彷彿剛才那件事對他而言不構成什麼威脅。「看來是注射了什麼東西改造身體,才會有如此怪力。」

  齋賀聳了聳肩膀,收起槍對後面的人下指示。「屍體扔到焚化爐去燒掉。這些東西回收,交給『外面的』弄回去。」

  「要給警察啊?」有人提問。

  「這些本來就不該出現在這裡。該放回去的就放回去,不要造成別人的困擾。」

  大家理解的點點頭,正要開始行動的時候,有人不怕死的發問了:「那個…老大,差一支有沒有關係啊?我想拿一支回去耶……」

  所有的人沉默。

  你放在家門口也不會有公車停在那裡的!!

  大家在心裡一邊默默的為這個人祈禱,一邊這樣想著。

  隔著面具,齋賀的視線靜靜的停在那個人身上。

  「…你也給我進焚化爐去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