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殊傳說】Obliquity and Obstinacy //休狄x阿斯利安

 

 


  聽著旅館浴室內傳來的水聲,阿斯利安坐在床舖上,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他摸了摸少掉一撮的頭髮、看了看還有一絲緊抓痕跡的左手,又嘆了一口氣。

  「回去又要被罵了…」

  不過在這之前……

  他又看向浴室。

  「…這個人會先修理我吧。」

  他開始認真的思考要不要逃出房間了。


  ※ ※ ※


  不記得上一次到原世界是什麼時候了,阿利似乎有點興奮。

  正逢中元普渡的時候,幾乎每戶人家外面都擺上一張桌子,桌子上面堆滿了水果和零食,祭拜因為鬼門開而出來的好兄弟。

  「好多人啊。」他一邊走一邊看著四周。

  這句『好多人』的涵義,並不僅僅包含一般人肉眼看的見的人。

  一隻透明的手伸向阿利的左肩,在他做出反應之前,一個人已經用力的揮開那隻手,外加一個惡狠狠的眼神,把手的主人瞪的遠遠的。

  阿利轉過頭,對著後方的人笑了笑。「啊,休狄。」

  妖精王子雙手抱胸,一臉嫌惡的看著這個地方。「為什麼我非得和你到這個地方出任務不可!」到處都是低賤的人類!

  「因為我們沒事不是嘛?」他笑。「偶爾來原世界走走是很不錯的。」

  休狄默默的撇過頭,哼了一聲。

  他們接到了一個任務,內容是來原世界把不該出現的東西驅趕回去。雖說鬼月鬼門開,很多一般人見不到的東西都會出現,但也有不該出現、必須被限制在原本世界的東西。

  而那些東西,就會趁著這種時候溜出來,然後四處作亂,就會出現所謂的『靈異現象』。

  由於要驅逐要等到晚上,所以他們在確認好飯店房間之後,阿利就拉著休狄跑到街上去逛。似乎真的和原世界分隔很久了,阿利在看到一些東西時總是覺得很有趣,會很高興的跑過去看然後忘記了自己是和某人一起出來的。

  不小心被冷落在一旁的休狄雖然臉色很臭,倒也沒有過去把人拖走,總是等到對方想起來有這麼一個人、急忙跑過來道歉之後才一起走。

  不知道第幾次被人丟下之後,休狄開始認為應該要把人拖回飯店去休息、準備晚上的工作。

  「該走了。」他走到阿利身後這樣說著。

  阿利看著他,眨了眨眼。「雖然只有右眼看的見,可是我沒有問題的。」

  休狄睜大眼睛愣了幾秒。「…誰…誰說我關心你了!現在不要浪費體力晚上才不會礙手礙腳!」口氣很衝的反駁之後,他馬上掉頭就走。

  「…沒有人這樣說的啊…」他苦笑著搖搖頭,追了上去。

  真是的,一點都不坦率。


  ※ ※ ※


  大約是深夜十二點,兩人站在一棟大樓屋頂的天台上,隱蔽了氣息、看著下方幾隻正在預謀要做壞事的鬼。

  「行嗎?」阿利抽出了軍刀。

  休狄哼了一聲代替回答,然後抽出了一張符咒。

  任務的內容是只要把不該出現的東西送回原來的地方就可以,因此隨便彈指就會把鬼炸的什麼都不剩的休狄,這次只負責輔助的工作。雖然他本人認為炸光最快,可是阿利堅決不讓他這麼做。

  阿利站起身,舉起軍刀。「暴風聚來。」以軍刀為中心,周圍開始聚集了強烈的風。

  同時間休狄彈指,在離鬼不遠處的地方引起了幾個小型爆炸。聚在一起不曉得在說些什麼的鬼一同抬起頭,看著剛才爆炸的方向。

  「抱歉了。」阿利趁著他們分心時,跳下天台揮動軍刀,利用風將他們全部捲了起來。「休狄,快!」

  「不用你說。」還站在天台上的妖精王子甩出符咒。

  符咒停在半空中發著微弱的光,接著從中間裂開、出現一個黑色的洞,而且越來越大。阿利轉動軍刀,用力一揮,捲著鬼們的風一邊旋轉著一邊衝進那個黑色的洞口,洞口也在風衝進去的那一瞬間關上。

  「你看,兩個人來就快多了。」阿利收回軍刀,對著天台上的人一笑。

  休狄正想說什麼,突然臉色一變。「閃開!」

  「咦?」阿利愣了一下,接著覺得左邊似乎傳來某種風聲。他下意識的往右閃開,正好躲過一雙爪子,削掉了一些頭髮,臉頰也劃出了一道傷口。

  他還沒看清楚是什麼,爪子的主人已經被爆炸給吞沒,待煙霧散開時已經什麼都沒有,只剩下一些黑色的灰燼。

  休狄從天台上跳下來,氣急敗壞的衝過去抓住他的左手。「怎麼不小心一點!」

  被抓住然後大罵一聲的人先是呆了幾秒,接著微微低下頭。「啊,對不起…」

  休狄深吸一口氣壓下繼續罵人的衝動,鬆開他的手。「…先回飯店去吧。」

  「嗯…」
 

  ※ ※ ※


  「你在發什麼呆?」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浴室出來的休狄站在阿利前面。

  「什麼也沒有。」阿利微笑。

  休狄在他旁邊坐下來,扳過他的臉看了看。

  「這點傷口沒什麼大礙。」知道他在看什麼,阿利這樣說著。

  沒有回應他的話,休狄再看了一陣子之後才收回手,拿起毛巾擦頭髮,臉上沒有什麼特別的神情。阿利偷偷的觀察著,也看不出他的心情到底好不好。

  「那個…剛才真的很對不起。」

  停下擦頭髮的動作,休狄看向旁邊好像在懺悔的人。阿利一反平常總是開朗且有自信的表情,樣子不太開心。

  「…不要以為這種表情我就會原諒你。」

  「我…」他抬頭,正好稱了某王子的意。

  休狄在對方抬頭時封住他的嘴,順勢將人輕輕往後一推倒在床上。被這個狀況嚇了一跳的阿利雙手用力一推把人推開。「你…幹什麼!」

  休狄撥開他的手。「我不會因為你一句對不起就原諒你。」

  「…這跟你現在做的事沒有關係吧?」阿利一邊說著,一邊抓住對方正在解他浴袍腰帶的手。

  妖精王子罕見的露出笑容,不過似乎離正常的『笑』有一點距離。「阿斯利安。」

  「…做什麼…」

  休狄俯下身,貼在阿利的耳邊低語。「因為你不可原諒,所以必須處罰。」

  「什麼處…唔…」一句話才吐出三個字,阿利的身體就猛然一顫。休狄輕咬著他的耳骨,弄得他覺得很癢,有種奇怪的感覺。「休狄走開…」他用力推開壓在身上的人。

  休狄無視下方的人的舉動,一手抽開腰帶,浴袍頓時鬆開。他順著頸子緩緩往下,舔咬著鎖骨,然後再往下到胸口。

  「啊不要…住手…」阿利用力推著休狄。

  他抓住阿利的雙手壓到旁邊去。「你認為你有資格說不要嗎?」語畢伸出舌尖,在胸口上移動著,然後是一點一點的親吻。

  從胸口傳來的酥麻感讓他全身發燙。

  雖然一直想要推開對方,卻又希望他把自己的手拉開。

  因為是這個人,所以,其實並沒有真的想要逃開。

  休狄的嘴唇重新貼合上阿利的嘴唇。屬於另一個人的溫度傳了過來。阿利不自覺的伸出手,環住對方的脖子,稍微拉近一點距離。

  離開對方的唇瓣,休狄落吻在他身體各處,手漸漸往下移動,伸進大腿內側,指尖在些微揚起的分身上來回撫摸。

  「那裡…不行…」雖然想要阻止對方,卻連說話的都有氣無力。

  吻著他的身體,休狄輕握住他的分身,來回動著。

  觸電般的感覺爬滿全身。阿利蓋住自己的嘴,不想聽到自己發出的聲音。好像是故意的,身上的人低頭,輕咬他胸前最敏感的地方。

  「啊…」不小心就喊出聲。

  休狄貼近他的臉。「再把手伸過來,我就把你綁起來。」

  阿利差一點就要衝口說出「你敢的話」,不過話到嘴邊又吞回去,因為他相信這個人絕對會這麼做。不過這個念頭很快就被拋諸腦後。隨著那隻手來回的移動,呻吟聲不斷的自口中流出。

  很熱,腦袋無法思考,全身的神經好像都只集中在某處。「…休狄…嗯…啊…」他抓著對方的肩膀,然後解放在那隻手上。

  休狄親吻著他的臉頰。「阿斯利安。」

  「…?」沒有什麼力氣,褐色的眼睛看著對方。

  「忍耐一下。」

  「什麼……!」不舒服的感覺從脊椎蔓延上來。

  沾著液體的手指伸入他的私處,緩緩的來回抽動著。

  「休狄…」他想說什麼,卻被對方的嘴唇擋下來。

  「你要相信我。」有點霸道的口氣。

  直視著那雙藍色的眼睛,之後閉上了眼睛。藍色眼睛的主人再度吻著他的臉頰。

  不舒服的感覺似乎沒有先前那般強烈,臉部的表情也稍微放鬆了一些。抽出了手指,然後緩慢的進入對方的身體。

  阿利緊抓著床單,力道之大連關節都泛白。比剛才還強烈的痛楚傳到他的腦袋,眼淚已經掉下來。

  休狄皺眉。「阿斯利安…你…」雖然口口聲聲說是處罰,但若對方不舒服,他也會罷手。

  阿利睜開眼睛,伸出手指貼在他的嘴唇上。「…我相信你…」

  稍微睜大了眼睛,然後發出小小的嘆息。這個人,比自己想像中的還固執。

  他吻去淚水,身體緩慢的移動著。

  疼痛的感覺還在,不過已經沒有那麼難過。漸漸有另外一種感覺佔據著身體,漸漸的發燙起來。

  身體的移動加快了一些。

  阿利的雙手攀上對方的背。「哈…啊…休狄…」嘴巴很自然的、斷斷續續的喊著對方的名字。攀在背上的雙手不自覺收緊,留下一絲絲的抓痕。

  休狄的聲音從耳邊傳來,簡短的幾個字讓阿利睜大雙眼。他緩緩閉上眼睛,感受到來自對方體內的溫度。

  空氣中只剩下淡淡的喘息。

  休狄的手輕輕撫著臉頰上那個傷口。笑了一下,阿利握著那隻手。

  妖精王子站起身,抱起床上的人走向浴室。

  「嗯…?要幹嘛…」

  「……你想就這樣睡覺嗎?」

  「我是不介意啊……」聲音含含糊糊的,懷中的人閉上眼睛。

  「…受不了。」

  發出一絲的不滿,休狄把人放入浴缸,然後放入熱水。


  ※ ※ ※


  早晨,陽光從窗簾的縫隙中照射進來,喚醒了床上的褐髮青年。

  有點迷糊的睜開眼睛,然後發現房間裡面好像沒有另一個人。

  「…休狄?」他撐著身體才要爬起來找人,一隻手從後面伸出來,把人拽到懷裡。

  阿利要找的人,一隻手撐著頭,躺在他後面。

  「早。」

  「你在這裡啊…」鬆了一口氣,他轉身,貼著對方的身體。

  「…站的起來吧?」

  「沒事的啦。」阿利搖頭,然後露出抱歉的笑容,伸手摸著對方的背。「昨天…對不起喔…」

  休狄搖搖頭表示沒事。

  「是嗎…」他重新露出笑容,伸手摸著對方的臉頰。「昨天…說的是真的嗎?」

  被問話的人疑惑了一下,然後突然想到那個問題指的是什麼。「不知道。」有點賭氣的撇過頭。

  這個人真的是一點都不坦率。

  阿利把他的臉轉回來、自動的奉上雙唇。

  「我想再聽一次。」他笑。

  休狄在心裡嘆息。

  這個人真的很固執。

  相同的話語在耳邊響起。

  「我愛你,阿斯利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