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長安高校】探病  //英提x琢光

 

 


  「鑰匙?」

  「嗯,鑰匙。」

  茶杯裡的熱氣緩緩上升。

  下午的學生餐廳沒什麼人在,只有一些稀稀落落的學生散坐在餐廳各處。

  金髮碧眼的學生和銀髮灰瞳的學生對視著。

  安碧城低聲笑起來,手上的攪拌匙在茶杯裡攪啊攪著。

  「冒昧的問一下,你要鑰匙做什麼?會出人命的事我不幹噢。」你要把房內的人●●又▲▲是你的事,不過死人了我會很麻煩。

  「不是什麼會死人的事,給我鑰匙就對了。」英提一副不想多花時間解釋的模樣。

  「那麼請你自己想辦法去和舍監打交道吧。」微微一笑,他把茶一飲而盡,站起身準備離去。

  「等等我說!」頭上冒下冷汗。

  和舍監拿鑰匙?骨頭斷光了也別想拿到,自己去偷成功機率還大一些。

  為了保護學校住宿生的安全,舍監的施暴行為是被默許的。

  曾經有人和賀蘭舍監要求某某人的房間鑰匙,結果肋骨斷了三根被抬進保健室,差點其中一根肋骨就要穿過心臟。

  據說,校方曾經要求舍監修理人時小力一點,不過賀蘭舍監只是笑笑的說了這句話:「你們希望死的是住宿的學生還是採花賊?」

  所以現在還是有為數不少的學生被抬進保健室。

  而據小道消息指出,司馬校醫上書要求學校替他加薪被飭回。理由是「醫治受傷的學生是校醫的義務,且根據校醫身上的行頭來計算,絕對不需要加薪」。

  讓我們回到學生餐廳。

  安碧城重新坐回椅子上,雙手抱胸等著他說理由。

  「聽說他發燒請假不是嗎?想去看他而已。」以上的發言請套用極度不爽的語氣。

  「探望啊。」安碧城的語氣帶著不明笑意。「人家琢光同學發燒又關你什麼事了?」

  「囉唆,你給還是不給?」

  「你要拿什麼來跟我換?」搖著不知從哪拿出的扇子,他的臉上寫著「一般的金銀珠寶是打不動我的」。

  大家都知道,如果不想被舍監修理,那麼另外的門路就是這位安總務。

  只要獻上合他意的東西(通常是價值不斐),無論是哪裡的鑰匙都可以拿出來給你,聽說就連校長室都沒有問題。

  曾經有人想要打探他鑰匙究竟從何得到卻無從查起。不過有一說是安總務驅使『非現實的東西』來幫他拿到鑰匙…

  綜觀握有鑰匙的兩人,一個是身體在滴血(且有可能直接和世界說再見),一個是心在淌血。

  不管怎樣,還是保住小命重要。但聽說付的起安總務的價位的人也沒幾個。

  英提上半身橫過桌子,在他耳邊小小聲的說了幾句話。安碧城的眼睛眨啊眨,接著像月亮般彎了起來。

  「好,成交了。」他從隨身包包內拿出一個黑色的布包,一抖開裡面全是標好名稱的鑰匙。

  安碧城飛快的抽出寫有『1023室』的鑰匙,然後迅速蓋起布包。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英提覺得自己在那一瞬間看見了寫著『校長室』的鑰匙…

  「琢光同學住1023室,拿去。」

  「謝了。」折騰了半天總算拿到鑰匙。

  「不謝。」安碧城搖著扇子,嘴角上揚。「鑰匙要還給我,明天也得把東西給我。」

  「…知道。」


  ※ ※ ※


  琢光躺在床上,全身上下包的密不透風,只有頭是露出來的。

  他的額上蓋著一塊已經半乾的毛巾,是兩小時前自己還有力氣時去浴室弄的,現在他除了躺在床上之外什麼都做不了。

  連動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意識也昏昏沉沉的。

  半夢半醒之間,他好像聽到有人進來的聲音。那個人說著『怎麼這麼不會照顧自己』,然後自己似乎就昏睡過去了。

  再度醒來的時候,額頭上的毛巾已經變的冰冰涼涼,看來是有人替他更換了毛巾。

  黑色的眼睛往旁邊轉去,果然看見一個有著銀色長髮的人坐在那邊,翻著從書架上抽來的書。

  「…英提。」微弱的聲音呼喊著那個人。

  聽見聲音的人馬上闔起書本走到床邊。「怎樣?有沒有好一點?」

  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琢光反問他一個正常人都會問的問題:「…你為什麼會在我房間?」

  「你覺得呢?」他笑。

  「……………」安碧城!

  琢光猜的到,英提不會冒著生命危險找舍監拿鑰匙,那麼就只剩下另一個門路了。

  他突然覺得,住在宿舍真的安全嗎?

  英提晃著手上的藥袋。「校醫來過一趟了,請他開了藥囉。」學校的校醫號稱無所不能。

  「…………」你確定校醫來不是亂摸嗎…

  「既然你醒了,吃藥吧。」

  「不要。」話語剛落的同時,很迅速的接上這句話。「晚一點……」

  「好吧,那就晚一點。」英提微笑著,輕輕摸了摸他的頭。

  總是這樣包容他的任性。

  英提是琢光到這個學校所認識的第一個人。當時他找不到宿舍在哪裡,路過的這位糾察隊長解決了他的困擾。

  之後兩人常常一起吃午餐,偶爾會討論功課,漸漸越走越近。

  好像有點曖昧不明。

  琢光看著那個再度拿起書本、不過這次是坐在床邊看書的人。

  「…吶,英提,你喜歡我嗎?」

  灰色的眼睛從書本上移開,帶著笑意注視床上的病患。「當然喜歡。」

  「你真的知道我在問什麼嗎……」回答的這麼乾脆,他反而覺得哪裡怪怪的。

  英提微微頜首,接著闔起書本,一張臉一下子貼近琢光。

  嚇了一跳,黑色的眼睛睜的老大。

  微笑,這次直接貼上對方只有些微血色的嘴唇。環著對方的頸子,琢光慢慢閉上眼睛。

  短暫的親吻結束,英提抱著對方瘦小的身軀。

  「你覺得我在回答你什麼呢?」

  琢光沒有回答他。

  貼著對方的身體,頓時覺得溫暖起來。

 

  「我也喜歡你。」

  「我知道,因為你只可以喜歡我。」

  「…………╬」

  「痛…是病患就不要捏人,琢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