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ddicted to Love】01

 

 


  男人捧著酒杯,坐在接近門口的角落。

  這已經是第七次,他來到同一間Gay Bar。雖然不是第一次,但他每每來到這裡,每每都不能適應這裡的空氣。

  並不是因為沉悶,而是這裡的空氣總是混雜著名為「情慾」的氣味,似乎來到這裡就得抱著不認識的人。

  整間Bar最亮的地方就是吧台,座位區的光線昏暗不清。偶爾男人會看見幾道影子交纏在一起,或是傳出曖昧不明的聲音。

  他對於踏入那塊區域感到恐懼,總是點了酒之後到離門口最近的地方坐著,假若真有人要對他怎麼樣,他也可以馬上逃跑。

  明明不要進來就沒事了,他不知道第幾次對自己這樣說。但是每到晚上,他總是會不自覺的走進這個地方。

  或許這個地方有種魔力。即便不願意,還是會來到這裡。

  男人深深嘆一口氣。一開始會進來純粹是好奇罷了,想看看這種地方和一般的Bar究竟有什麼不同。

  只是沒想到比他想像中還不像一般人待的地方。

  他飲盡杯中的酒,打算今天就這樣回去。

  有人打開了門走進來。男人下意識的轉過頭去,就這樣將視線定格在走進來的人身上。

  那是一個青年,穿著白色的毛領大衣,戴著黑色的手套。他走到吧台前面坐下,脫下了大衣丟給酒保,而後者似乎是很習以為常的將大衣用衣架掛在旁邊。

  在大衣下的,是單薄的背心和一件短褲。雖然在Gay Bar裡面,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人多的關係並不會冷,但要在這種天氣穿的如此少還是要有勇氣。

  在燈光下,男人才得以好好注視他的樣貌。青年有著削短的頭髮,在後面刻意留了一撮長及腰部的尾巴。他的臉孔沒有一般男人的陽剛,卻也不會柔和的讓人覺得像個女孩子一般。

  硬要說的話,大概可以用「美麗」來形容吧,男人這樣想著。

  青年和酒保點了一杯酒之後,慵懶的用一隻手撐著頭,幾乎要趴在吧台上面。酒送上之後,青年盯著酒杯,不時搖晃幾下,偶爾才喝個一兩口。

  在男人注視的期間,至少有不下五個人過去搭訕,不過都被一一回絕了。

  就這樣接續喝了三杯酒之後,青年付了酒錢、穿回外套就離開了。

  直到店門關上的那一瞬間,男人才忽然驚覺,自己一直注視著那個人。


  ※ ※ ※


  男人認為,似乎沒有那麼討厭這間Gay Bar了,因為他有了到這裡的「目的」。

  他依舊天天到這裡,點了一杯酒之後坐在老位置上。不同以往的是,他開始期待那個人會再度出現在這間Bar裡面,但幾乎每次都帶著失望離開。

  男人說服自己,青年會再出現的,因為那天也是他在那間Bar裡面待了七天以來,第一次看見那個人。

  僅一次,就像中毒一樣深陷其中。

  男人覺得自己真是糟糕到了極點。明明就連話都沒交談過,連見一面都稱不上,卻已經想著要佔有對方。

  原來我是這樣的人嗎?他如此詢問自己。

  他以前也交過幾個女朋友,但都不到幾個月就散了。每當女方提出分手時,他都會問她們理由,而得到的答案都是覺得自己不受重視。

  被人覺得不重視對方的人現在想要佔有別人……要是讓那些人聽見,大概都會覺得可笑。

  男人趴在桌上,腦中盡是那天看見的青年的面貌、青年的衣著、青年的身材…他甚至開始幻想在衣服遮掩下的身體會是什麼樣子。想著想著,他突然像是受到什麼驚嚇一般坐起身,整張臉都紅了起來。

  想見他,一次也好,想再見他一次。

  原來自己已經接近發瘋的程度了,他嚥了嚥口水。

  正想著要怎麼把這些糟糕的想法拋諸腦後時,有人打開了大門。他下意識的轉頭,剛退紅潮的臉馬上又熱了起來。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青年。

  就如同那天一樣,青年坐在吧台上、把大衣脫給酒保,然後點了一杯酒。他一樣拒絕了所有搭訕他的人,喝完了酒,就付了錢離開。

  不同的是,青年落了一樣東西在男人面前。他似乎沒有發覺,就這樣走了出去。

  男人撿起來,發現是青年的身份證。他看了一下上面的出生日期,今年剛滿二十歲,非常年輕。

  他盯著身份證好一陣子,才猛然想起不是發呆的時候,連忙付了錢追出去。

  不知是不是他的運氣好,青年站在附近的一棵樹下抬頭,望著對面大樓螢幕的廣告。只是在男人走過去時,青年也剛好轉身離開。

  兩人其實有一段距離。他急忙的追上去,卻發現自己的腳有點不聽使喚,跑的不快,甚至有點發抖。

  情急之下,他拿起身份證看了上面的名字一眼,然後大喊:「子歌…子歌先生!」

  青年停下腳步,疑惑的轉頭。男人跑到他面前,雙手顫抖的遞上對方的證件。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然後啊了一聲,接過他落下的東西。「謝謝。」青年微笑。

  男人愣了一下。青年的聲音很好聽,輕輕的很舒服。不過令他愣住的,是從那張臉上露出的微笑。

  他只覺得,很美。

  青年將證件塞進口袋,然後就轉身要走。

  「那個…不把證件放進錢包裡嗎?」男人的大腦還在想要怎麼留下對方,嘴巴已經自己先動了起來。

  青年轉過來,盯著男人的臉看。「我沒有錢包。」

  「咦?」沒有錢包?

  青年勾起一抹笑走近對方,近的幾乎貼到對方的臉上,讓男人不禁緊張了起來。

  他將嘴巴湊到男人耳邊低語:「到這種地方最好不要帶著錢包……」說著退後了幾步,伸手晃晃手上的皮夾。「不然容易被扒走喔。」

  男人呆滯了一下,接著摸摸自己的口袋,然後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對方。

  青年將皮夾還回去。「店內太暗了,凡事都要小心,把足夠的錢放在褲子口袋內就好了,反正那裡的人摸別人大腿時是不會往口袋伸的。」青年微笑,然後就轉身離開。

  男人呆呆的站在原地。

  第二次的接觸,進展快的讓他完全想像不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