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57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Protection】09

    09 - 遠方


  頂樓,少年站在邊緣,牽著自己的小弟。

  警官站在前方,拿著槍指著。「我看你還可以逃到哪裡!」

  少年只是微笑。「你知道嗎?小弟跟我,只有一半的血緣關係。」

  「…說這個做什麼?」

  「我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我母親先去世,然後父親再娶,才有小弟。」微笑著。「小弟很黏我,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只有我可以照顧他。」

  「我的父親,深夜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一群流氓拳打腳踢致死,地點呢?不過在警局斜對面罷了。」微笑著。「警察怎麼可能沒看到呢?可是沒有人阻止,甚至,沒有人打個電話送他去醫院,就這樣放任他在那裡等死…」

  「我的母親──小弟的親生母親,在我阿姨家幫忙時,在廚房被燒死。」微笑著。「到場的警察以『意外』結案了,可是我都知道,那不是意外。」

  「母親從祖父身上繼承了大筆的遺產,她死了、他們再領養我們,就擁有繼承權,就連父親的死也不是意外,那都是安排好的。」笑容消逝。「他們勾結了警察,答應他們事後分錢,所以才沒有人認真的處理。」

  「…有這種事…?」警官冒下冷汗。

  「你告訴我,可以相信誰?我只能相信我自己。」冷靜的出奇的臉。「要死,就一起死。參與其中的警察以及他們的家屬、參與其中的流氓、還有主導這些事的…那個領養我們的…人。既然誰都不能幫我,我就自己動手。」

  少年再度微笑。「自己動手,比找上你們有效率多了。」

  「你瘋了。」他搖頭,看著男孩。「小朋友,你哥哥現在非常危險,快點過來。」

  男孩看著哥哥的臉、又看著警官的臉,然後緊緊抓著少年的手。「大人都是壞人,都是騙子…」

  「小朋友?」

  「阿姨和叔叔…他們說會好好照顧人家和哥哥…可是…只要他們不高興…或是喝醉酒…就會打我、罵我…哥哥都會衝到人家面前保護我…」小臉低下去,哭起來。「每次…每次和哥哥一起洗澡的時候…都看到好多傷痕…一條一條的…哥哥洗澡都好痛…」

  沉默著,少年一句話也沒說。

  「大人都是騙子,只有哥哥不會騙我。」抬起頭,男孩的手抓的更緊。

  沉默著,警官收回槍。

  年少的復仇者和復仇者身邊的小天使。

  復仇者的羽翼未豐便已傷痕累累,全都是為了身邊的小天使。

  勾起微笑,少年從褲後抽出鴨舌帽戴上。「可是小弟,你聽我說…這個叔叔,不是壞人噢。」

  警官愕然。

  「不是嗎…?」

  「這個叔叔,是唯一的好人噢。」少年蹲下來。「所以,你可以相信他。」

  遲疑了一會,男孩點頭。

  「然後啊,哥哥現在要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不可以帶著你,所以,哥哥要你暫時跟叔叔在一起噢。」

  「不要。」男孩抓著少年的手。「人家要和哥哥一起。」

  「路很遠很遠的,小弟你會受不了噢。」

  「人家不會哭也不會鬧,人家會乖乖的一直走。」緊緊抓著不放。「所以哥哥不要丟下人家…」

  微笑著,少年摸摸他的頭。「小弟要做個乖孩子,乖孩子就要聽哥哥的話噢。」

  嘟起小嘴,男孩不甘不願的點頭,然後走到警官身邊。

  少年站起身,抽出手機,撥號。

  警官口袋內的手機震動,他打開手機。

  「真相,你要說不說隨便你,可是請你好好照顧他。」少年看著他。「如果是你,我相信你不會對他動手。」

  「你憑什麼如此相信我?」警官看著他。「我可是一心一意要抓拿你的人。」

  「這樣便足夠了。」按掉手機,並沒有蓋起。

  將帽子壓的更低,他扯開嗓子:「小弟,在哥哥走之前,想不想看煙火?」

  「想。」小臉一下充滿期待。

  「可是,你要答應哥哥,只能站在那裡看,因為站在那裡,看到的煙火比較漂亮噢。」

  「好。」乖巧的點頭。

  微笑著,少年往後一躺,身體下墜。

  舉起手,他按下手機側邊的按鍵,手機脫手。

  轟然巨響,幾道光束射上天空,炸開各種顏色的火花。

  「哇,煙火煙火!」男孩高興的拍著手。

  被這一幕震懾住的警官,雙膝跪在地上,身體顫抖,眼淚掉下。

  「可是叔叔,哥哥去哪裡了呢?」男孩拉拉他的衣袖。

  「他…他去很遠的地方了,要很久…很久才會回來…」伸手,他抱著男孩。「所以,你要聽哥哥的話,做個好孩子…知道嗎…?」

  「知道。」乖巧的點頭。

  ※ ※ ※

  先把小男孩送回自己家,警官和幾個下屬在現場搜查。

  「老大,幾乎炸的什麼也沒有了。」同事走過來。「不過發現那個。」

  警官跟著他走過去。

  唯一的殘骸,是少年的頭。

  奇蹟般一點傷痕都沒有的臉,雙眼未闔,帶著兩行眼淚以及微笑。

  警官伸手替他蓋上眼睛,然後撿起那顆頭,拿東西包起來。

  「老…老大,你在幹嘛?這是違反規定的…」

  「你不是說炸的什麼也沒有了嗎?」他看著自己的同事。「所以什麼也沒有。」

  「嘖……」他搔搔頭。「隨便你啦,出事別找我…」

  他帶著那顆頭離開。

  隔天,他請人將頭洗乾淨然後冷凍保存起來,裝在一個容器裡、放在只有他知道的地方。

  在別人眼裡,那是病態。

  在他眼裡,那是最真實的臉。

  永遠只為了自己的小弟而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