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ddicted to Love】03

 

 


  青年的家乾乾淨淨的,沒有什麼多餘的裝飾品。這是男人踏進去時的第一眼印象。

  脫下大衣掛在旁邊,青年領著他走到一個房門前打開。「這是客房,浴室在那裡。」他指著對面的毛玻璃門。「嗯……你應該可以穿我尺寸的內褲吧…」

  他的話還沒說完,男人已經驚訝的脫口而出:「你的內褲?!」

  「是新的、還沒開過的。」青年微笑,然後回到他的房間去拿給男人,順便多拿了一件上衣和短褲。「這件你應該穿的下,至於睡褲你就真的只能穿我的了。」

  男人接下衣物。「…那你呢?」

  「不會怎樣的,你快去洗澡吧,已經很晚了。」青年說著就走到廚房裡面去。

  當男人洗好出來時,青年端著一小盤餅乾和一杯熱牛奶放在桌上,要他稍微吃一點之後,就抱著衣服去洗澡了。

  他坐在沙發上,一邊拿起餅乾吃著,一邊環視這個客廳。就如同他的第一眼印象,客廳非常的簡潔,除了家具和電視之外,有地毯和一個書櫃。不要說掛幅畫在牆上,就連一個盆栽也沒有。雖然如此,卻又不會讓人覺得單調。

  大概是家具樣式特殊的關係吧,男人這樣想著。

  他吃了幾塊餅乾,然後喝著還保持著熱度的牛奶。他才剛喝下一口,青年就從浴室裡面出來。男人下意識的看過去,差點沒把自己嗆死。

  青年沒有穿短褲。長長的白色上衣只剛好遮住了內褲,漂亮的雙腿一覽無遺。雖然平常青年也是穿著短褲,但少了褲子,這副模樣更能引發別人的遐想。

  光著腳丫,青年走過來拿起一片餅乾吃著。「我怎麼了嗎?」他注意到男人的視線。

  「沒…沒有……」男人收回視線,低下頭喝著牛奶。

  青年盯著他一會兒,接著突然拿走杯子放到桌上,然後整個人貼在男人身上,低下頭吻著,一邊悄悄的用膝蓋輕輕摩蹭著男人的分身。

  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男人不知道該把雙手往哪裡擺,最後只好小心翼翼的、環著青年纖瘦的腰。

  離開男人的唇,青年看似挑逗的目光上下看著男人的臉,然後又緩緩貼近。不過這次沒有吻著對方,而是在快碰到時停了下來。「我去睡了,晚安。」他帶著惡作劇的笑容拉開男人的手,回到房間關上門。

  兩隻手臂空蕩蕩的懸在半空中。男人愣愣的看著關上的房門,有種好事被打斷了的感覺。

  剛剛被碰到的分身有點硬了起來,這已經不是深呼吸就可以壓下的事了。

  男人喝光杯中的牛奶,然後默默的走去浴室沖冷水。


  ※ ※ ※


  當天晚上,男人睡的很好。他原本以為自己會睡不著,沒想到在躺下後沒多久,一下就睡著了。

  不過他並沒有一覺到天明。不知道是幾點了,他在睡夢中迷迷糊糊的感覺到有什麼東西爬上床,然後倒在他旁邊。

  他勉強睜開一隻眼睛,只瞧見幾撮黑色的髮絲露在棉被外。沒想太多,他下意識的拉開被子一看……然後大叫一聲往後退,差點跌下床。

  原本應該睡在自己房間的青年,這會兒抱著枕頭出現在這裡。他一臉疑惑的望著男人,以為他看到鬼。

  「你…你…你怎麼在這裡……」男人驚魂未定的看著他。

  青年一臉抱歉的看著他。「啊,今天……」他看了一下時鐘,剛過十二點不久。「今天是我生日,所以我不想自己睡…對不起,把你拐來我家。」

  男人沉默了一下,然後小小的嘆了一口氣,回到原位躺著。青年似乎以為男人生氣了,竟然爬起來跨坐到他身上。「那個…把你拉來我家是我不對,如果你想要做的話……」一邊說著,他一邊打開衣服的釦子脫下上衣。

  男人睜大眼睛,嚥了一下口水。不可否認的,他是很想,可是不是在這種情況之下。

  他抱著青年的腰坐起身,輕輕的吻了一下對方,然後把衣服拉回來扣上。「不要這樣糟蹋自己。」他說,然後就這樣抱著躺下,順便拉上被子。

  青年一臉驚訝的表情。這大概是第一次他自己主動要做,卻反而被對方拒絕。

  『不要這樣糟蹋自己』,第一次有人對他說這種話。在Gay Bar裡可不會有人這樣說的,畢竟自動送上來的美食誰不想要?況且事後也不會有人挺著肚子叫你要負責。

  突然覺得好溫暖。青年咬著嘴唇,幾乎要掉下眼淚。

  「…怎麼了?」男人聽到他奇怪的吸氣聲。

  「好像…」青年抬頭看著他。「你很像一個…我曾經愛過的人。不只感覺,就連外表都有點像。」他苦笑,環著男人的腰。「他是我之前學校的老師……」

  男人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摸著青年的頭髮。

  「他很溫柔,所以我愛上他,只不過他對每個學生都是一樣的溫柔…但那都無所謂,只要他會注視著我,我就很開心了,畢竟再怎樣他都是個老師…」青年似乎是沉浸在回議當中,這讓男人有點忌妒。

  自己喜歡的人心裡有其他人,甚至還被當面說長的相似,任誰都會不平衡。

  「在我畢業那一年的情人節,我鼓起勇氣到他的辦公室送他禮物。他雖然有點驚訝,不過還是收下了,我還以為他會拒絕…」青年笑了一下。「我正要離開時,他突然抱住我,說他其實注意我很久,但是不知道要如何表達他的感情…我只記得我很開心,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然後,我們在那裡做了。」

  說到這裡時,男人的手稍微僵了一下。

  「他真的很溫柔,就連做愛都是那麼溫柔。他怕我會痛,總是詢問我這樣行不行?不過我都對他說沒有關係,因為我不希望他停下來。我記得事後他一直很緊張的問我有沒有怎樣,會不會哪裡不舒服之類的…我只是叫他不用擔心。」

  青年稍微動了一下,挪個姿勢讓自己好躺些。

  「我以為我們說不定可以這樣一直下去的…」他的神色黯淡了下來。「一個星期後,他突然就這樣消失了,什麼都沒有留下。我去問了其他老師才知道,他自己申請調走了,只知道他來到這個城市。畢業後我就來到這裡,四處打聽他的消息,然後我終於找到他…可是他已經結婚了。」

  青年的手微微發抖著。男人將他的雙手從腰間拉起來,輕輕的搓著,直到發抖停止。他對男人笑了笑,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繼續把故事說完。

  「我有一種被人玩過之後丟掉的感覺…就是從那時候起我開始到Gay Bar去,之後的事你也知道了。」他輕輕靠在男人的胸口上。「對不起,跟你說這些……雖然你們很像,但你就是你,不是其他人,所以聽過就算了吧。」

  男人輕輕抱著他。雖然他沒有體驗過,不過他知道,這種傷痛不是輕易就可以癒合的。青年藉由和其他人做愛來麻痺自己,試圖忘記這個人的存在,不過後來似乎是完全忘了自己最初的用意是什麼,反而是自己不小心勾起了別人的回憶。

  「你今天有想要做什麼嗎?」他說出了完全不相干的話。

  青年雖然疑惑了一下,不過還是回答他:「沒有。」

  「那我就陪著你一整天吧,既然是你生日的話…看你想去哪裡走走…」他不知道怎麼安慰人,所以希望,至少可以陪著對方。

  青年輕輕的笑了。他抱著男人的頸子,又是淺淺的一吻。「睡吧。」

  「…嗯…」

  之後的事等起床再想就可以了,兩人都這麼想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