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9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Addicted to Love】04

 

 


  隔天,兩人一直到了十點多才從床上起來。其實男人是有用手機設鬧鐘的,只是才響了兩聲就被青年關掉然後扔到枕頭底下去。而這些都是青年醒來之後告訴他的,因為他根本就沒聽到鬧鐘響。

  所以當男人醒來、發現已經離預定起床時間晚了三個小時的時候,他以為發生什麼可怕的事了,例如有人把他敲昏之類的。

  兩人走到附近一間還在營業的早餐店解決吃飯的問題。青年似乎常常來這個地方,當他們進去時,老闆娘很熱絡的和青年打招呼,青年也告訴她「和平常一樣的,要兩份」,然後就先結帳了,快的連男人說他來結的時間都沒有。

  一邊吃著遲來的早餐,他們一邊討論今天要做些什麼。

  「如果要在這附近的話,似乎也沒有什麼好地方可去……」男人戳著盤子裡的香腸。

  「有啊,汽車旅館。」青年叉起香腸,大力的咬下一截。

  男人突然覺得某個地方抽痛了一下。「…或者你想去市郊區走走?」他決定不要在這個話題附近打轉。

  「你不會趕不回家嗎?你住的比較遠吧。」青年看著他。「我也沒有一定要到哪裡去,隨便哪裡都……」

  「大不了,就再去你家住一晚吧。」男人打斷他的話。

  看著他,青年臉上露出了猶豫的表情。男人微笑,像在哄小孩般的摸摸他的頭。驚訝了一下,青年才露出微笑,然後不顧店裡還有其他客人,就橫過桌子,在對方臉上親了一下。

  從昨天開始好像就被親個不停啊…男人這樣想著,雖然他一點都不討厭。

  「啊,這樣的話,你的換洗衣服要怎麼辦?」喝著奶茶的青年突然提出這個問題,男人才意識到有這麼一回事。

  昨天因為是臨時的情況,所以青年提供了衣物,不過總不能今天也穿別人的衣物吧?

  男人認真的思索著要不要回家去拿衣服。由於他們今天已經晚起床了,若還要回家一趟,再加上出城的時間,那就剩沒多少時間,畢竟市郊區一些地方是沒有營業到那麼晚的。如果要能到晚上的話,就只剩市區可以選擇,但是這樣一來就根本不用回家去拿衣服,因為沒有趕不回家的問題存在。

  要是時間能多一點就好了……男人陷入了兩難。

  「明天再去遠一點的地方也是沒關係的,如果你不介意陪我兩天的話。」青年開口。

  他當然不會介意,而且兩天的話,時間就非常充裕了。今天先回去拿衣服,然後在市區內逛逛。隔天早一點起床,從青年這裡出發到市郊去,他們就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用。

  「那就這樣吧。」


  ※ ※ ※


  他們搭上電車往男人的住所去。青年說不想在家裡傻傻的等,所以堅持也要一起跟去。在車上的時候,男人至少掏出手機打了五次的電話,不過似乎每次都沒有接通。

  「怎麼了嗎?」青年好奇的望著他。

  「啊,只是打電話回家看看,不過家裡沒有人的樣子。」男人一邊說著,一邊把手機收進口袋。

  「我以為你自己住?」

  「我跟我哥和大嫂一起住,三個人一起分擔房租比較便宜。」

  「這樣啊。」青年點點頭,沒有再多問。

  快到下車站的時候,男人又掏出手機打了一次,不過跟前五次一樣,響了很久還是沒有人接。

  這樣也好,他不希望家裡有人。男人稍微鬆了一口氣。

  他們下了車,一邊聊天一邊走,不時青年會湊過去來個『性騷擾』…不過都給男人擋了下來。後來男人甚至威脅他「你再過來我就在大馬路上壓倒你」,青年卻滿不在乎的笑笑說「好啊」,讓他錯愕了幾秒。

  最後在青年的自動放棄之下才告一段落。

  到家的時候,男人看了車庫一眼,裡面沒有半台車。

  看來真的是出門了吧……他一邊想著,一邊打開門進去。

  映入眼簾的客廳很大,擺放了三張雙人沙發、兩張桌子和一個放滿書及擺飾品的櫃子。雖然東西很多,但一點都沒有擁擠的感覺。

  青年好奇的看了一下,就跟著男人到他的房間去。給人一般男性房間會比較凌亂的印象不同,男人的房間乾乾淨淨的,無論是書桌或是電腦桌上都沒有堆滿東西,只是整齊的擺著一些平時會用到的必需品,書櫃裡的書也是整整齊齊的放好,還按照了類型小小分類的一下。

  「你的房間真乾淨。」青年轉了一圈,然後坐在床上。

  「看不習慣亂而已。」他從衣櫃裡拿出一些衣物,然後到浴室去拿梳洗時可能會用到的東西放進包包裡。

  因為只有要在外面過一晚,所以男人沒有帶太多的東西。他拉上包包的拉鍊,然後對青年說可以走了。越早離開越不會碰到其他人,男人是這樣想的。

  他完全沒想到,就在他們打開大門要走時,外出的人正好剛回來就站在門口。他馬上往旁邊站了一點,把青年擋在背後。男人的兄長在門被拉開時嚇了一跳,不過馬上就換上笑臉。「喔?阿樹你要出門啊?昨天沒回家怎麼沒有打個電話呢?」

  站在背後的青年表情瞬間變了。這個嗓音,他是熟悉的。他小心翼翼的從男人背後探出頭,結果讓他錯愕的睜大眼睛。

  「啊,因為很晚了想說你跟大嫂在睡了,所以就……」男人停止了說話的舉動。他看見兄長的視線飄到自己身旁,然後明顯的愣了一下。

  男人的心涼了半截。看來他的猜測完全是對的。

  青年看著眼前那個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突然覺得心跳的聲音異常清晰,卻也令人覺得異常沉重。男人的兄長恢復了平靜的神情,靜靜的看著那個他也很熟悉的青年。「子歌……」像發出嘆息一般,他輕輕喚了一聲青年的名字。

  青年的身體顫了一下。那個叫喚他的聲音是多麼溫柔,卻又是多麼的令人難過。

  「咦?怎麼大家都站在這裡呢?」陌生的女性嗓音從後方竄了進來。有著大波浪長髮的漂亮女人晃著鑰匙走過來,看見一堆人站在門口時疑惑了一下。

  「啊,阿樹剛回來又要出門了,還帶了朋友,所以小聊了一下。」那個人不再注視著他,而是轉過頭看向後方的女人。

  女人先是小小責備了一下男人沒有打電話回來說要在外面過夜,然後才將視線轉向青年。「你是阿樹的朋友嗎?長的真可愛,歡迎你有空常來喔。」漂亮的唇型勾起笑容。

  青年禮貌的點了點頭,然後就匆匆忙忙的走掉了。男人見狀,丟下一句「我們先走了」就快步跟上去。

  事態好像正朝著糟糕的方向發展。


  ※ ※ ※


  回程的路上,兩人都沒有交談,氣氛降到了最低點。他們回到青年的住所,男人將東西放下,然後看著坐在沙發上、依舊沉默不語的青年。

  良久,青年才緩緩的開口:「…你知道?在我跟你說的時候……」

  「…只是猜測。」男人坐在他旁邊。「哥哥對我說過,他在以前的學校愛上一個學生,甚至還和他發生關係…他覺得這樣是害了他,所以雖然殘忍,他還是決定調離那裡,離他越遠越不會去想他…之後在這裡碰到了大嫂,交往一陣子之後就結婚了………我以為只是相似的故事而已,直到看見你們兩個的反應……」

  青年突然用力的推倒了男人,然後爬到他身上,脫去了上衣,狠狠的吻著對方。男人皺了皺眉,並沒有阻止他。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時而分開、時而相疊,但也僅此而已。男人的雙手只是輕輕摟著對方的腰,沒有做出更進一步的舉動。

  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分開,兩人都發出微微的喘息聲。「為什麼你不抱我……?」帶著哽咽的聲音透露出了困惑。

  男人冷靜的開口:「你說過,我就是我,不是別人。你想要做愛的對象是哥哥,並不是我……」

  青年睜大了眼睛,身體因為事實被戳破而微微發抖著。他突然跨下沙發背對著男人,不發一語。男人也站起來,靜靜注視著他。他看不見青年的表情,不過聽見了微小的哭泣聲。

  大約過了幾分鐘,青年似乎是冷靜了一點。「…對不起,一直纏著你不放,你可以走了…」

  他以為他已經可以放下,放下以前那段根本不會有任何結果的感情。但是今天在相遇之後,他發現自己完完全全的錯了。最好的證明就是剛才的舉動,映入的他雙眼的並不是男人,而是另一張和男人相似的臉。

  雖然認識不過兩天,但是他知道,男人也是一個溫柔的人,溫柔的讓人捨不得傷害他。為了不要傷害他,必須在自己把他當成另一個人來愛之前,讓他退出自己的生活。

  青年緊緊咬著下唇。

  拜託你…快走…

  「我喜歡你。」從背後傳來的,並不是他期待的關門聲,而是男人一句淡淡的告白。

  他不能轉身,要是轉身了,不想傷害他的心意就白費了。

  他壓下情緒,冷冷的開口:「你喜歡我?」

  對不起…

  「那好,」

  對不起…

  「我討厭你,所以你可以走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男人沒有說話。他走到青年背後,在肩膀上輕輕的吻了一下,然後拿了他的東西,離開了這裡。

  在關上門的那一瞬間,青年的眼淚掉了下來。他跪坐在地上,大聲的哭泣著。就連得知他的老師離開他時,他都沒這樣哭過。

  心好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