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相簿依舊整理中,留言板會來逛逛。』
  • 383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ddicted to Love】05 (END)

 

 

 

  幾天了?他不曉得,他只知道生活突然變得乏味。

  那天當他回到家時,他的大嫂疑惑的問著「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不是要出去玩嗎?」,他只是苦笑著回說朋友突然不舒服只好取消了,而兄長的視線始終停留在手中的報紙上。

  如果那時候他阻止青年一起回去,或許就什麼事也不會發生。他們依舊可以像預定好的那樣,在市區裡面走走,然後隔天搭上火車到遠一點的地方去看看。

  但那都只是『如果』。

  他不能忘記『我討厭你』那四個字竄進他耳裡時的痛楚,以及始終背對著他的纖細身影。他後悔那時沒有把他攬進懷裡,他後悔他只是就這樣轉身離開。

  他後悔,因為他放不掉。

  最後他還是回到Gay Bar,去尋找那抹令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 ※ ※


  青年如往常一樣,坐在吧台邊搖晃著酒杯。和男人分開之後,他的生活似乎失去了重心。

  他穿著黑色的上衣,但短的只遮住了胸部,褲子也如同往常一般的短,上了一點眼妝的雙眼比以往更能勾動他人的慾望。

  到今天為止,他又和多少人做過愛?他不記得了。他只記得腦海中浮現的身影,永遠都是那天他要他走的男人。原本是不想把他當成別人來愛的,卻在他離開之後又滿腦子都是他。

  其實自己已經能夠放下以前的感情、只是因為見到了老師而一下子受到衝擊嗎?

  他不知道,那也不重要了,因為那個人已經不在身邊了。

  他又晃了晃酒杯。一隻手無預警的摸著他的肩膀,然後緩緩往下摸到腰間,輕微的捏了一下。青年往旁邊一看,是以前曾經搭訕過、卻被男人趕走的那個人。

  男子坐在青年旁邊的位置上,對他笑了笑。「怎麼了?小貓今天沒有飼主跟嗎?」

  青年沒有搭理他。男子笑出聲,搭在腰上的手用力一收,讓青年整個人撞到他身上。「不如今天讓我好好安慰你吧。」他伸出手勾起青年的下顎,貼近那對誘人的唇瓣,只可惜在碰到之前就被人阻止了。

  男人不算小力的扯住對方的頭髮,迫使他向後仰。「哎呀,飼主出現了呢。」男子毫不在乎的笑著,掙開了男人的手之後很乾脆的離開去找下一個目標。

  男人嘆了一口氣,然後看向青年,後者卻馬上把臉轉開。

  青年告訴他,他討厭老是以勾搭人上床維生的自己,所以再也不做那件事了。但他剛才看見的是什麼?如果不是自己擋下來,他可以想得到他們會在這裡找個地方做愛。

  男人不禁生氣起來。他一把摟住青年迫使他貼近自己,一隻手撫過他的眼睛、鼻子、嘴唇。「今天晚上,我買下你了。」吐出來的話語冰冷的連他自己都嚇一跳。

  青年先是錯愕了一下,接著緩緩的勾起笑容,注視著他的眼神彷彿不認識他。「好啊。」

  那抹笑容,或許可以簡單的勾起一個人想要占有他的衝動。但此時看在男人眼裡,只覺得心像是被人插了一刀。


  ※ ※ ※


  他們回到了青年的住處。男人一把將青年摔到沙發上,然後就在旁邊坐下來。青年揉揉撞到的手肘,看了把人帶回來卻什麼也不做的男人一眼。「怎麼?不是想上我嗎?」他冷冷的說著。

  「…我只是想把你帶離那裡。」男人深吸一口氣,稍稍緩和了一下情緒。

  青年冷笑一聲。「是嗎?我以為你是因為離開之後後悔沒有上到我,所以想要回來補一下。」

  男人突然像制服犯人那樣,把青年壓在沙發上,力氣大的讓青年悶哼了一聲。「你很想要是吧?我就成全你。」他說著,一把扯破了青年的上衣,露出了本該白皙、卻有一點一點吻痕散佈的後背。

  「嘖嘖,你找了不少男人是嗎?很激情嘛。」他伸出舌頭,從背脊緩緩往上舔舐到後頸,然後輕輕啃咬著肩頸處。牙齒碰到皮膚的輕微刺激讓青年身體微微一顫,發出了細微的呻吟。此時男人卻突然重重的咬了一口,痛的他發出了叫聲,皮膚上也出現了一排清楚的齒痕。

  似乎很滿意這樣的結果,男人勾起冷冷的笑,舔著那排齒痕,一隻手伸到胸前搓揉著乳尖。「嗯…啊……」青年又發出了呻吟聲,下半身感受到一點一點的熱度在凝聚。

  男人把他拉起來靠在自己身上,隔著褲子緩緩磨蹭著青年的分身,發現早就有一點昂起的跡象。「怎麼了?還沒摸到那裡你就有反應了嗎?」他往上舔著青年的頸子,輕咬著小小的耳垂。身體又顫了一下,分身似乎又硬了一些。「真敏感哪,這個身體。是被多少男人訓練出來的,嗯?」

  「………」青年緊咬著下唇,雙手不自覺的握緊。

  男人的神色突然變的不悅。他突然把青年推回沙發上,俯下身吻住那對漂亮的嘴唇,狠狠的用舌頭侵犯著對方的口腔。青年皺著眉頭,太過激烈的吻讓他非常不舒服,他只想結束他……

  「唔…!」男人猛的抬起頭,因為方才的吻而激烈的喘息著,就連他身下的青年也是。

  不同的是,他的嘴唇慢慢浮出一抹殷紅,順著嘴角滑落下來。咬破別人嘴唇的元兇惡狠狠的瞪著他。

  「…你這是什麼表情?」他捏住青年的下顎,冷冷的笑了起來。「我們正在做愉快的事情不是嗎?你應該要笑才對。」他彎下身體,貼近對方的耳朵。「還是跟我做你不快樂,要找其他男人你才開心?」

  一字一句都打在青年的心口上。「住口!!」他忍無可忍的大吼。

  為什麼非得一直提到其他男人?為什麼一定要這樣羞辱他不可?他不懂。若是其他從Gay Bar釣來的人,這樣的言語侮辱他或許不會有什麼感覺。

  但正因為是出自喜歡的人的口中,才覺得無法忍受。

  男人錯愕的看著他。「子歌…?」

  「不用你提醒我這個身體有多髒…反正…它現在只是做愛的工具…壞了扔在路邊也不會有人要……你愛做不做是你的事,雖然是我激你的……但如果你只是想羞辱我,就給我滾出去!」青年幾乎是用了所有的力氣吼出最後一句。

  「…我會要的。」男人輕輕撫著他的臉頰。「我會帶你走,好好的照顧你。」

  這次換青年驚愕了。那張帶著冷漠笑容的臉突然轉變成他熟悉的模樣,冰冷的言語轉變成他聽過的嗓音…

  在他面前的,是他認識的男人。

  他爬起來撲過去,在對方懷裡大聲哭泣。男人露出淡淡的笑容,摩娑著他的背。「好想見你…那天離開之後我就一直想見你。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回來找你,卻看到你跟別人……所以我有點…嗯…失控。」

  青年吸著鼻子,抬起頭瞪他一眼,然後伸手輕輕碰觸男人的嘴唇。「…很痛嗎?」

  「比起我你比較痛不是嗎?」男人苦笑了一下。

  青年用嘴唇碰觸著男人的傷口,小心翼翼的,像在替他療傷一般。男人笑了一下,毫不在意的吻住對方。他用舌頭試探著,得到青年一個白眼,也得到一個回應。

  幾分鐘之後,他才放開喘個不停的青年,轉而進攻對方的身體。不過青年卻在他吻著脖子時慌慌張張的推著他。「等…等一下…」

  「嗯?」男人抬起頭望著他。「如果你不想要也沒關係。」

  「不是啦………」他罕見的害羞起來,紅著臉低下頭。「我們…去………去床上啦…這裡會摔下去……」

  男人輕笑幾聲,輕鬆的將人抱起來,走進房間,輕輕的放在床上。他把青年身上扯破的衣服脫下來,順便把褲子一併脫掉。「啊!你做什麼把我脫光!」青年踢他一腳,不過被男人穩穩抓住。

  「反正都是要脫光的,有差早脫晚脫嗎?」男人說著,低下頭舔過乳尖,讓原本還在抗議的嘴巴發出了呻吟聲。

  男人舔著漸漸硬挺的乳尖,轉而用牙齒輕咬。「啊……!」青年的身體大力的顫了一下,下身一下子就有了反應。

  他看了青年一眼,然後往下吻過腰間、吻過腹部、碰觸到了炙熱的分身。他輕輕握著,從根部往上舔舐到頂端,一邊觀察青年的表情,一邊故意親吻著。青年又羞又怒的瞪他一眼,可是又覺得這樣很舒服。最後他紅著一張臉,抓起旁邊的小抱枕扔到男人頭上。「還看!」

  「好,不看不看了。」男人一口含住分身,緩緩上下移動著。

  「哈…啊……你…嗯……」他是想說「你幹麻突然這樣」,不過隨著男人的動作,快感一點一點的侵襲他的大腦,一張開嘴發出的就是呻吟聲,根本沒有說話的餘地。

  越來越濕潤的分身,頂端斷斷續續流出一些液體,男人都仔細的一一舔過。猜想大概是青年快要高潮的時候,他改用手來回的抽動,將臉湊到頸邊輕咬著。

  「嗯…啊……快要…哈……啊……」他緊緊抱著男人的脖子。「啊…啊啊…!!」分身一顫,精液全都射在男人手中。

  男人親吻著青年發出喘息的嘴唇,然後沾滿精液的手指往後面伸去。感受到手指不斷來回摩擦內壁,青年動了動身體,發出微小的呻吟聲。

  「抱歉,再忍耐一下。」男人以為他是因為不舒服而發出聲音,便俯下身舔咬著乳尖,轉移他的注意力。

  「…才…不是…」青年彈了一下他的額頭。「你以為我是誰啦…又不是第一次……」

  男人愣了一下,然後噗哧一聲笑出來,湊過去舔著耳骨。「你的意思是不需要手指也可以直接進去嗎?」

  青年一下子紅了臉頰。「………隨便你……………」細微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傳進男人耳朵。

  他很乾脆的抽出手指,將自己早就硬挺的分身一點一點的推進去,直到整根沒入。青年緊緊揪著對方的頭髮,身體緊繃起來,直到男人停止動作才放鬆。男人拍拍他的頭,說著「逞強的小傻子」,緩緩動起了身體。

  「唔……啊…」青年伸手環著他的背,分身又漸漸硬了起來。

  男人發出重重的喘息,加快了下身的速度。

  「哈…啊……」青年十指緊緊抓著男人的背。他微微抬起頭,湊到男人耳邊。「嗯…樹……嗯…啊…」

  誘人的呻吟聲加上用同樣的聲音喚出的名字,對男人來說無疑是一帖猛藥。他狠狠吻住刺激他的元兇,撞擊的力道一次比一次還重。青年的指甲在他背上劃出長長的痕跡,分身又再度流出一點一點白濁的液體。

  「唔…」男人緊緊抱住他,發燙的精液全都射在身體裡面,青年也同樣得到高潮。

  兩具身體疊在一起發出喘息。幾分鐘後,男人緩緩將分身抽出來,然後抱起眼睛快瞇起來的青年走進浴室。青年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整個人貼在男人身上,似乎就這樣睡著了。

  「子歌?」男人看了一眼掛在他身上動也不動的青年,嘆了一口氣。

  現在他得挑戰如何幫一個睡著的人洗澡,且不讓他大力的撞上牆壁。


  ※ ※ ※


  隔天早晨,青年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一瞬間還搞不清楚自己在哪裡。他坐起身,呆呆的望著前方好一陣子,才想起來這是他的房間,也想起來前一晚和男人做了什麼事。

  他看向旁邊,並沒有人躺在那裡,不過被棉被遮掩的身體明確的告訴他這不是作夢,最好的證明就是他還摸的到肩頸處有咬痕。

  「早安。」就在他以為男人已經離開的時候,房間的門被人打開。男人穿著一條短褲走進來,笑著坐在他旁邊。「我拿了一些你冰箱裡的東西做早餐,再等一下就可以吃了。」

  青年點點頭,裹著被子趴在床邊摸索他的短褲,然後把男人趕出房間。

  當他整裝好走出房間時,男人正把早餐放上桌,簡單的煎蛋火腿還有烤麵包,配上一杯牛奶。青年迫不及待的坐下,拿起叉子吃起早餐。

  男人在他對面坐下,也拿起餐具開始吃東西。

  突然青年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對著男人伸出手。「你昨天說買我一個晚上,錢呢?」他動動手指,標準的『拿來』手勢。

  男人愣了一下。「……早餐不能抵嗎?」

  「當然不能。」他勾起笑容。「不過你可以拿另外一樣東西來抵。」

  「什麼東西?」不會是我的命吧…

  青年站起身走到男人面前,爬上男人的椅子跨坐在人家身上。「你的後半輩子。」

  「…啊?」

  「你的後半輩子都得是我的。」他雙手環著男人的脖子,撒嬌般的說著。

  男人笑了起來,然後給了青年一個深深的吻。

  親吻結束時,男人抱著他纖瘦的腰這樣問著:「子歌,你喜歡我嗎?」

  「不喜歡。」青年笑著這樣說。

  男人錯愕了一秒。

  青年在他的嘴唇上親了一下。

  「因為我愛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